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内容详情

画皮文学·逃亡论坛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虎妞文学网 -[收藏本文]

我的墓在太原城郊。一百多年了,都没人祭扫,破败不堪。

其实那已经不是墓。早已夷为平地,乱草丛生,还剩有半截石碑,埋没在榛莽之间。小带着牛羊在这里放牧,乞丐在这里歇息,野狗在这里大小便。我都忍了。

想当年,我也曾是多么尊贵的千金小姐呀。苏州知府大人的独生女儿,娇生惯养,脚步不出后花园。绫罗绸缎,玉粒金莼,杏花烟地长大了,偶尔随去玄妙观上香还愿,多少闲人尾随着,只是近不得身。丫鬟扶出轿子,惊鸿一瞥地进了观门,还要低垂着头,不许人多看了一眼。人都说知府秦大人的小姐是西施再世,嫦娥下凡,苏州城白墙黑瓦水光潋滟之中,纷纷细细,吴侬软语传诵着的美貌名声。那时节,在闺房门前倚着帘栊多站一忽儿,丫鬟都要忙忙地扶进屋,怕着了风,再给端上一盏耳莲子羹。那时节怎想得到如今荒郊野外风吹雨淋,都没有一碗麦饭。

十七岁那年爹调任太原府尹,坐了翠盖朱幄车随着上任来。某个初的午后,在后衙西花厅乘凉。太原天气干热,不似苏州水气氤氲,娇养的小姐很是不惯。那日穿了件杏子红的单衫,头上随便挽了个螺髻,并无任何插戴。手中生绡白团扇,轻轻地扇着。若有若无的微风。府中的书吏张伦走过西花厅,瞥见小姐。只一眼。团扇娇羞地掩住了脸,手与扇一般地皓如霜雪。小姐站起身,袅袅离去。

一个月后,太原城发生惊人血腥的命案。府尹大人的小姐和贴身丫鬟芸,深被杀死在绣闺之中。小姐的胸膛且被剖开,一颗心,血淋淋地被掏了去。三天后凶犯自首,便是那书吏张伦。供词中说道,杀死小姐,只因深着她。那日花厅一瞥,小姐的倩影从此铭心刻骨,再也拂不去。归去后茶饭不思,她日夜在心头,折磨得生不如死。终是在一个月黑风狂的夜里,携一柄解腕尖刀摸上绣楼,将梅花帐里安寝的小姐一刀刺入心窝,都没来得及叫喊一声。连带着侍女春芸,刚刚发出一声惊叫,便也一并了账。

凶犯供词道,明知尊贵的府尹千金永不可能垂青于他,她是天上回翔的凤,永瞧不见地上的微蚁。他唯有用这个法子,才得到她的芳心。他跪在堂下,朗朗说道,他本就不想活了,自瞥见小姐的那一刻起,他此生已然断送,左右是个死罢了。( 网:www.sanwen.net )

然而他剖去的那颗心究竟在何处,任凭用尽了酷刑,便是不肯讲出来。到最后,小姐的尸身下葬之时也是无心的。

张伦被定了凌迟之刑。

此案轰动了整个太原城。一直到秋后,凶犯在菜市口伏法之后,街头巷尾,依旧沸沸扬扬。直至如今,太原城中仍有老人记得当年那件骇人的血案,茶饭闲谈,说与儿孙听。瓜棚豆架下,乘凉的小孩子,往往骇得小脸儿发白。

还说当年出事后,府尹夫人便一病不起。几个月后也去世了。

小姐葬在城郊。巍巍的大坟。汉白玉的碑上朱字殷殷。爱女秦紫凤之墓。Q

葬我的时候,母亲已病得不能下床。几个胆子大的侍女,用一幅长长的白绫将我被剖开的身体合拢紧裹起来,然后再给穿上殓衣。我听得她们私下窃议道,小姐虽则遭此惨祸,脸庞儿却仍是同生前一般的美貌。

我睡在紫檀木的棺材里。下葬的那天阴雨连绵。我记得爹爹脸上老泪纵横。十七年的掌珠,再不能捧在手心。她要独自地睡在这荒郊了。那绕膝承欢的孩儿,那终日在重门深院之中琴棋书画诗酒花的闺秀,那美貌名声轰传一时老爹爹引以为傲的娇女,冰冷的泥土和着细雨,从此深埋。

凤儿啊,凤儿啊,你长得美貌害了你啊。是爹爹害了你啊。我记得棺木被放入墓穴前,爹爹拍打着棺盖,不顾身份地放声大哭。我站在墓穴旁,我都听见的。爹爹不要,孩儿在这里。可是我都出不了声。黑白无常带着我渐行渐远,我听不到爹爹的哭声了。细雨打湿了我衣衫。他们带着我急速坠入地府,我扭过头叫爹爹,爹爹的身影很快就看不见。爹爹,我腔子里空得难受啊,我的心在哪里,我胸口好疼,爹爹,救我啊。黑暗笼罩过来,呜咽的风声在耳边掠过。黄泉路上,我在无常的锁链下哭泣。

我在枉死城中被关了多久,我也不记得了。此地无昼无夜,终日昏黄,阴风惨雾的,我不能计数过了多少日子。但好象并不很久。白绫紧紧地裹在身上很难受。我很无聊,唯有终日细看我的殓衣上那些鲜艳的刺绣以打发光阴。爹爹替我准备了最好的殓衣,绣工异常,然我再也不是从前那个深闺刺绣的大家千金。

原来生前死后,我都是那么的无聊。

最大的是一腔虚空。那种空荡的感觉绵绵不绝,比当日一柄尖刀直刺心窝的巨痛更加难耐。我恨极那个杀了我的人。

枉死城中昏昏然不是日子的日子荡漾。

终于有一日,我被提出来。穿过灰色的雾气,牛头和马面,一左一右地将我架到阎罗殿前。

兀那女鬼,你虽死于非命,那杀害你的人今日亦已伏法。一命偿一命,他今已为你抵命,恩怨既已结清,你可速去转世了。

禀阎王老爷,小死得冤枉,我不甘心。我跪在殿前哀哀地申诉。

阎罗王远远地在殿上,影影绰绰的一个巨大的黑影,我看不太清楚,只听得他重重地拍了一下惊堂木。

呔。大胆女鬼,张伦已遭凌迟,此刻他正在黄泉路上向此而来。杀人偿命,冤孽已解。休得多言,速速去转轮台边投胎便是。

禀阎王老爷,我不愿投胎。我实是不甘心哪。

你迁延在此,尚欲何为。

我不甘心。我没有心。阎王老爷,那张伦挖去了我的心,我要他偿还。

兀那女鬼,休要多事。你再世为人之后,自会重又有心的。

禀阎王老爷,我与那张伦无冤无仇,他却活活地将我杀害,还掏去我的心,令我死无全尸,令我死不瞑目,令我长受胸中无心之苦。此仇此恨,小女子刻骨难忘。除非他将心还给我,否则我永不罢休。

我伏在阎罗殿上苦求。

忽见黑白无常一阵阴风,带上来一个血人。这人已被分割得七零八落,几乎只剩一具鲜血淋漓的骨架子,上面粘连着些许残肉。那些支离破碎的皮肉垂挂在骨上,摇摇欲坠,从肋骨间看到他里面的心肝肠肺亦已残烂不堪。这骨架一路滴着黏腻的鲜血上殿来,身后留下长长的一条血路。

犯人张伦带到。有鬼卒高声禀道。

从他进来的那一刻起,我便猜到他便是那被凌迟的张伦。他在阳世刚刚受刑而死。千刀万剐的凌迟之刑。极刑。

这具模糊的血骷髅跪下来。跪在我身旁,只不过一丈之遥。

他扭头向着我。他的双眼已被挖去,但是他一直将那两个血窟窿定在我身上。他在用挖去了眼珠的眼睛看我。灼灼的血光。

紫凤小姐。

他的舌头也已被割去。从他一塌糊涂的胸腔里,发出模糊低沉的声音。他在叫我。

突然之间,我感到恐惧。虽然我也是鬼。

我望着这具滴血的骷髅。

他没有眼睛,却看到我。

他没有舌头,却呼唤我。

惊堂木的声音在阴森的阎罗殿里回荡。

堂下跪的可是张伦的鬼魂。

阎王老爷,是我。

兀那犯人听了:你在阳世无故伤了秦紫凤的性命,然按人间律法你已将性命相抵。如今你二人无恩无怨,两无牵涉,按理本应命你二人各去投胎才是,但适才秦紫凤向本王提出要你偿还她的心,否则她便永不罢休。此刻你怎么说。

阎王老爷,紫凤小姐的心已被我吃了。

我浑身一阵寒颤。我的心,被他吃掉了?我感到白绫紧裹的胸腔里一阵巨痛。心已经没有了,还会?

大胆犯人,竟敢同类相食。

我杀死紫凤小姐的当夜,便将她的心吞入腹中了。如今我无法还她。

他将没有眼珠的眼窝望定我。血光灼热。突然间,只剩枯骨的手伸入自己的胸腔,将那颗支离破碎的心生生地拽了出来,捧在手中。

紫凤小姐,我只有将自己的心偿还于你。

只剩枯骨的手捧着血肉模糊的心,伸向我。

血,一滴一滴,在寂静的阎罗殿上,听得见滴落的声音。

很慢很慢地,滴答,滴答。

我忽然想吐。

阎王老爷,这颗心已经被凌迟了,我不要。他拿走我的心时,是完整的。我也要得回一颗完整的心。这样的偿还不是公平的。

血骷髅匍匐在地上,长长地伸着手。我感到他眼窝中的灼热血光变得悲凉。

依你那便如何。

我向阎罗王深深地拜下去。我做了一个决定。

人们很容易遗忘的事情。当年我的惨死轰动全城,如今已无人知道我埋在哪里。虽然这件事仍是一个古老的恐怖传说,在城中流传。

自从爹爹死后,我的坟墓便无人照管了。

石碑只剩半截,三个字:凤之墓。湮没在蔓草荒烟之间。

我作为一只厉鬼,流连在这里。。

等待该来的一切。

当日在阎罗殿上,血骷髅被牛头马面押去转轮台投胎。他一直回头望我。他一直在叫喊。

紫凤小姐,我会还你的,我一定会还你的。

我独自留在阎罗殿。

兀那女鬼,你可想好了。你当真要放弃转世的机缘么?

我想好了。

你可知孤魂野鬼处境凄凉,无可依栖?

我知道。

你当真不愿再做人,宁愿做一只厉鬼?你不?

不悔。

倘若你得不回完整的心,你便永不超生了。

我情愿。我一定要报仇。

那么你走吧。

一阵狂风将我卷走。

我再也不是那个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美女。

我的面孔变作惨绿色,目光如焰,长长的獠牙如锯。

厉鬼的样貌从来都是无可选择的。

我成为游荡墟墓之间等待复仇的厉鬼。

当日在阎罗殿,我要张伦的鬼魂去投胎,重新做人。我要再遇到他,也将他的心完整地挖出来。如此我腔子里空虚的巨痛才能停止。

婴儿失张力发作癫痫可以治愈吗

按照判官的计算,我要到一百四十七年六个月零二十八天后,才会再遇到张伦的第三世肉身,才可以复仇。所以我一直在等待。

墓地里其他的鬼都不敢接近我。我知道我的样貌太可怕了。

没有月色的深夜里,我在城郊的小河边临流照影。周遭的动物和鬼魂纷纷走避。树上的夜枭见到我,凄厉地长嚎一声,冲天飞去。

那个杏花烟雨里粉妆玉琢的姑娘哪儿去了。

百多年风霜雨雪的呀。谁能够了解一只没了心的厉鬼的。

如今是那第一百四十七年六个月零二十七天的夜里。

我独自坐在我的坟墓之上。明亮,照见我可怖的形貌。方圆十几里内,都没有生灵。

我执着彩笔,细细描画——在一张人皮上。

这是一个三日前入葬的的皮。她的身量高矮同我活着时差不多。我剥下了她的人皮。

人皮是软软的一张,半透明的白。没有眼耳鼻口。一片空白。我必须细心描画。

它对我来说很重要。没有它,我根本无法出现在阳光下。

明日张伦的第三世便要来了。今夜我必须把一切都准备好。

凄冷的月光刷白了这片乱葬岗。远近多少高高下下的坟堆,似波浪起伏。草都映成发蓝的银色。有碧绿的磷火在其间飘来飘去。

我将人皮平铺在地上,一笔一笔,细细地描。就象百多年前在湘帘低垂的绣闺里描花样子。一恍惚的幻觉荡漾开来。仿佛还是在苏州的家里,明窗之下,花梨木的几案上铺着素绸,纤手执着兔毫笔细细描画一朵半开的芍药,腕上的玉镯轻轻地荡。春芸在一旁伺候着。苏州城谁不知秦大人家的小姐雅擅丹青。花样子,都用不着比着图样儿,自己便画出来。深闺昼长,曾画了多少的花,多少的,多少的仕女……

仕女。月光下我看到自己枯干的长长指爪握着彩笔,人皮上一点一点地现出了眉目。眉似春山,眼如秋水,樱桃口,似有若无的浅浅笑靥……那云鬓花颜。曾倾倒了整个苏州城的容貌。

每一笔下去,空空的腔子里一阵。没有心,找不到着力点,便扩散到全身。火红的眼眸里射出光焰。我无泪可流。自从化为厉鬼,我便再没掉过眼泪。眼睛里日夜燃烧不停的火焰早已将泪水煎熬净尽。

乱葬岗上,我画着自己的旧日容颜。

很久很久,我也曾这样地美丽过的

呀。

忽然想起那时候背着人偷看《牡丹亭》。那杜丽娘,游园惊,梦中的片时使她日渐瘦损,在幽闺自伤自怜,画下自己的容貌。

……轻绡,把镜儿擘掠。笔花尖淡扫轻描。影儿呵,和你细评度:你腮斗儿恁喜谑,则待注樱桃,染柳条,渲云鬟烟霭飘萧,眉梢青未了,个中人全在秋波妙,可可的淡春山钿翠小。

仿佛又听得婉转清亮的昆曲缭缭绕绕。那时我有心的,一曲牡丹亭,暗暗地萌动了多少旖旎心事。深闺刺绣,绣到鸳鸯,也曾黯然颦眉,停针不语。一片芳心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可是我的心呢?我的心呢?

我陡生恨意。

我还不及杜丽娘。我还没来得及有一个可以为他相思,为他憔悴的人,便被一把尖刀生生地刺入心窝。韶华如花,还未绽放便遭摧折。我多惨,甚至不给时间让我爱上某个人,便戛然而止。然后是一百四十七年仇恨煎熬的。我看着自己鸟爪一样的手。青紫色的,指甲都有三寸长,尖如利刃。

月落西山。黑到尽头的黑暗笼罩过来。那种寂静比死还要死寂。片刻之后,东边的天开始一点点地发白。

我站起身来,人皮刷地一下,披挂了全身。

就象盖在一个睡着的人身上的锦被,遮盖了底下的噩梦。

藕色衫子,淡绿的百摺罗裙。白缎子的鞋尖上绣两瓣海棠红。

头发松松地挽了个堕马髻,插一支金步摇。

我满意自己的幻象。一百多年过去了,所幸我还知道时世妆。不致太过过时。

我在通往墓地的小径上踽踽独行。负着个白底蓝花的包袱,纤细的腰身,力所不胜地,微微趔趄着脚步。

我知道他一定会来。这是一百四十七年六个月零二十八天之前在阎罗殿上便已注定了的一条路。

天色蒙蒙地亮起来了。

晨雾间,远处现出淡淡的一个人影。

细高的人影,一袭青衫。他迎面而来。

我轻轻地咬着下唇,狰狞地笑了。

不过在凡人的肉眼看来,我的笑容会比清晨绽放的蔷薇更妩媚。

终于。终于。终于。狭路相逢。

在擦肩的瞬间,我看清他的容貌。

我曾见过他三次。一次在后衙西花厅。一次在我的闺房。一次在阎罗殿。

清秀有礼的书吏。手持尖刀的凶徒。血肉模糊的骷髅。仿佛也是半透明的人皮一般,在我眼前一张一张,重重叠印。透过这些映象,我看到这青衫潇洒的书生。

是他。一百四十七年六个月零二十八天。他来了。

我站定在那儿,微微回头。

他也正在回头望我。我们相距不过尺许。

紫凤小姐,我会还你的,我一定会还你的。那具骷髅被拖去转轮台的时候喊道。

是么。我冷冷地笑了。牵动画皮的唇角,流泻出来的却是不胜的娇羞。

在清晨的风中,我的罗袖与他的袍角一起飘动。

细雾微岚里,这宿命的定格。

我在他的眼睛里看到惊艳的表情。仅是惊艳,并无其他。

他当然已不认得我。他已经喝过三次孟婆汤了。怎会还记得我。尽管百多年前他曾为我而死,刻骨铭心——刻骨铭心,可是他的骨与心都换过三次了,早都不留任何痕迹。

他有一颗完整的心。我想着。

感到胸腔里剧烈的饥饿的空虚。那张着大口等待着的急迫。

我必须控制自己的表情。遂低下头,做弱不禁风状。

我敢肯定他已被我吸引。

果然他先开言道:“小生失礼了。敢问姑娘为何这么早便一个人在此荒郊之地独行?”

我烟锁愁眉,宛转地长叹一声:“相公也不过是个过路之人罢了,便是告诉了相公,相公也不能解我。又何劳您相问呢。”

他双眉一扬,现出当仁不让之神色:“姑娘有何忧愁,不妨直言。或许小生可略尽绵薄,定当不辞劳苦,为姑娘解忧。”

我转过头去,黯然道:“妾身命薄,只因贪爱钱财,将我卖入豪门为妾。夫人对我十分嫉妒,朝打夕骂,实是不堪忍受。因此我逃了出来。逃亡之人,心慌意乱,不辨道路,不觉间便走到了此地。妾身亦不知此是何地,还望相公告知。”

我在他眼中看到喜悦的光芒。

然而他却叹息道:“这里是太原城郊,一片荒野。不怕姑娘受惊,这条路乃是通往乱葬岗的。姑娘既是逃出生天,试问可有去处,小生愿护送姑娘前往。”

原来他的喜悦是偷偷的。

“我是个逃亡之人,哪儿有什么栖身之地呢。说不得走到哪里算哪里罢了。”我语声哽咽。只遗憾流不出眼泪,否则便更加逼真了。饶是如此,已赢得他心绪大乱。他已控制不住自己的喜悦。

“寒舍离此不远。既然如此,姑娘若是信得过小生,不妨枉顾。”

“这……”我抱着包袱,摇摇欲坠,一只手扶上额头,险些儿昏晕。

他及时地扶住我。顺便接过我的包袱。我半躺在他的怀抱之中,星眸微睁。

这是一场等待了一百多年的戏。如今终于开幕。我在做戏,难得他竟与我配合得天衣无缝。好一场佳人落魄,才子相救。

“姑娘的手好冷。不如我们速速去我家,姑娘也好喝口热水暖暖身子。”

我感觉到他的温度。他握着我的手。我是在做戏,我是来索命的厉鬼,我来,是为了要取他性命的——然而,生前死后加起来一百六十四年间,这是我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抱在怀中呀。那一世里他剖了我的心,却不曾抱过我。我闻到他身上的气息。干净而温热的气息。

他是第一个握住我手的男人,尽管隔了一张人皮。

我发现自己的手在他的手中颤抖。

“姑娘的手真的好冷。倘若再不赶快暖和暖和,只怕真要大病一场了。”他在耳边温存地说道。

我是鬼,我的手当然是冷的。你已死到临头了,还在怜香惜玉,当真是……可笑……之极……

如今他离我这么近。他的胸膛就在眼前。只要伸出指爪,一抓,便可以了。

然而眼里只看到他的容颜。他的话声象夜风在耳畔拂过。

我的手发抖。利爪,竟然伸不出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我竟然真的开始有些儿昏晕起来。

他的家地方不大,却整洁。一进门,他便忙忙地扶我在椅上坐下,又泡一杯热茶来。

明窗净几,四壁皆书。室中却空无一人。

“王相公家中何以并无人口?”原来他这一世里姓王。

“这里是我的书斋。”他殷切地望着我。“茅檐草舍,不免委屈姑娘了。”

“王相公太客气了。”

“倘若姑娘不嫌弃,便将就在此住几天,再作打算不迟。姑娘你看如此可好?”

“落难之人,哪里还有这许多挑剔的。妾身女流之辈,有甚见识,一切全凭王相公替妾身做主了。”

“岂敢岂敢。”

在这静室之中一男一女彬彬有礼地相对。他是我追寻了三生三世的仇人啊,怎会是这样呢。

在我与他之间,茶烟静静地缭绕上升。

我望着他清秀的脸孔。一百四十七年前他已被注定了是我的猎物。他的心肝早晚是我口中之食。他逃不脱的,这是命。判官在生死簿上朱笔注明了的:张伦三世身该当偿还秦紫凤人心一颗。突然之间,我空洞的胸膛里感受到在他腔中突突跳动着的那颗热腾腾的心脏。怎会这样,难道是因为那颗心注定了早晚要安置在我腔中么。

我感受得到他心中的惊喜,不安,与欲望的暗涌。在我的胸中感受到他的心事。

这便叫做心心相印么,多可笑。他是我夙世的冤家呵。

我的在轻微地抖动。利爪似要透皮而出,却中风与癫痫的症状的区别?总是出不来。

纤纤素手端着青花瓷杯。我饮茶。一百四十七年来落腹的第一口人间烟火。

空腔中渐升起袅袅的柔情,共茶烟一同缭绕。这柔情是他心中的,还是我的?我分不清了。

画皮里面的厉鬼,蓦地软弱无力。

从前家宴时爹爹召来戏班。如今我又听到有人宛宛转转地唱着那牡丹亭,荡气回肠的昆腔,穿越三生三世的时光,穿越百多年的厉鬼生涯,穿越夙孽旧恨生死之仇,细细地飘来。偶然间心似缱,梅树边。这般花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

仿佛我又回到当年。那个娇羞的凤儿。

流光飞逝,眼前只有这个人。

这是他书斋的内室。天然几上供着一盆菖蒲。墙上一轴泼墨山水。藤床纸帐。有两卷书被随便抛在桌上。他将我的包袱放在椅上。

“姑娘且在此处安寝罢。”

惊觉他的呼吸就拂在鬓边。我感觉到他的心跳得急迫。忽然间我竟无端端地害怕起来。错了,该害怕的是他呀。

倘若你得不回完整的心,你便永不超生了。阎罗王说。

我不能再迟疑下去。双眸之中,血红的火光一闪。我闭了闭眼睛。就让注定的一切发生吧。

我的利爪从染了凤仙花汁的指甲底下悄悄地伸出来。

忽然他握住我的手。我一惊,刹那间指爪簌簌地缩回皮囊。

四手交握。他在我身后轻轻地环抱着我。我感到巨大的慌乱,象蜈蚣的百脚,细细地,而又飞快地,爬过周身。

他吹灭了烛火。

窗纸透出月光的白。一屋子蓝幽幽的月色。过去的一百四十七年,忽成空白。我什么事都没有经历过。没有枉死城,没有阎罗殿,没有荒坟野墓。我仍是,苏州城不谙世事的深闺小姐,细雨霏微十七岁。

他将我头上那支金步摇拔下来,霎时间黑发如水般地披泻了两个人的全身。我忘记了夜夜伴我独自游荡的碧绿磷火,只看到黑发在月光里闪烁点点银辉。

……是哪处曾相见,相看俨然,早难道这好处相逢无一言……

“姑娘,我们不要再浪费时间了。”他耳语道。

我已经浪费了一百四十七年。我抬起手,不知不觉拢住他的颈项。

他轻轻地抱起我。

天青色的床帷轻轻飘开。他将我放在床上。我看到高高地立在床边的人影。

我脑中忽地闪过那一夜。那男人立在我的床边掀起帐子。我还没来得及坐起来。心窝处便一阵冰凉。罗帐上疏影横斜的几枝梅花之间溅满了殷殷的红。血的红淹没了花的红。前尘是一片无边的红色,思绪万马奔腾,腾起了滚滚的红尘。

我永世不忘的那个黑影。它和他相叠着,向我俯下身来。我感到惊惧,仿佛噩梦重演。

“你是谁?”我只来得及说出这三个字。然后尖刀便刺过来。

我心窝处又有物触碰。暖暖的,是他的手。罗襟半解。

“我是一生都会待你好的人。你放心。”他低语。

藕色衫子。白中衣。水红色的贴身小衣。一层,一层,一层。我横陈在他面前。他又怎知,我还有一件尚未褪去的衣裳。这一刻,我也宁愿不要去想这件衣裳。

他的温度终于覆盖了我。天青色的床帷,寂静的颜色,笼罩了一切的狂乱。

我的第一个男人。百年唯一的男人。

唯一的恋,唯一的仇。

“紫凤。”他轻唤我的名字。

他枕在我的黑发上,我枕在他的手臂上。

他怜惜地抚摸着我的脸。Q

“紫凤。”

“王相公。”

“此刻还叫我王相公么。”他捏了捏我的鼻尖。

“相……相公。”我喊了一声,觉得面上作烧。

慌忙请添加查看正版往他腋下躲去。呀——怎的他成了我相公了呢?我是轻易不可多言多笑的大家闺秀呀。红拂夜奔,文君琴挑,莺莺西厢记,丽娘牡丹亭——我怎会学了这些女子的样儿。我是来报仇的,怎的反被仇人轻薄了去?

报仇。报仇象一头睡熟的猫,合上了它碧绿闪烁的眼睛,推也推不醒。报仇象一只蜻蜓,恍恍惚惚,轻轻点了一下水,不知飞到什么地方去了。

此刻我只要他的。象一切的人间女子。Q

“相公,你会不会抛弃我?会不会不要我?”疲倦而又急切地,抓住他的手臂。

“不会。你放心好了。咦,你的手怎地还是这么凉?”

我是鬼!我慌忙松手。我是百多年的厉鬼,怎可与人一起。我的脸色由绿变蓝。全凭画皮遮挡。

一张画皮,可以遮挡到几时?

他将我的手抓过来,放在他的胸口。“躲开做什么。你的手凉,来,在这里焐一焐。你怎么了紫凤,怎地一径在抖?”

“相公,我……我害怕……”

“怕什么?”

“怕你不要我。”

“傻瓜,我怎会不要你。我说过

的,我一生都会待你好。你忘记了么?”

“不管怎样,你都会待我好,都不会不要我?”

“你怎地总是怕我不要你?傻紫凤。你是我的凤儿,是我的心头肉。我怎么舍得不要你呢。我要你的。”

“不论发生什么事,你一直都要我?”

“一直都要你。你若不信,这儿,把我的心挖出来你看看。”

“不要说这样的话!”我扑上来捂住他的嘴,全身簌簌地抖。

“凤儿。你怎么了?你累了。来,听话,睡一忽儿罢。”

天青色的帐外渐渐透出天光。一夜的缠绵,足以融化了一百四十七年风吹雨打的寂寞。轻怜密爱,柔声细语。山盟海誓不过是一只花纸折出的船,然而世间多子,都敢坐着它出海?

一句,便缓缓地起锚。航船被风吹向未知的海洋,都无恐惧。

女人的勇敢与盲目,男人永远无从理解。这件事我理会得。尽管我已不是人。

我紧紧地抱住他。或许这才是早该发生的一切情节。蹉跎了一百四十七年,但终究是发生了。

命里的,躲也躲不过。

我仿佛又看到那生死簿上的朱砂字。张伦三世身该当偿还秦紫凤人心一颗。

我不愿去想,不愿去想,不愿去想。我只想抱住他,紧紧地。

“凤儿,外面风大,回去罢。”第二日晨间,我相送他出门。

一夜的恩爱,画皮都揉搓得有些褪色了。他却认不真切。

“凤儿,你脸色不好呢,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请个大夫来瞧瞧?”

“不用了,我没事的。相公放心罢。”慌忙支吾过去。

“我晚间再来看你。你好好在这里待着,不要到处乱走。我怕……”他压低声音:“我怕你被抓回去。”

什么抓回去?哦,明白了,初识的时候我自称是大户人家的逃妾。我都忘却了,他还记得。不由得,泪意盈睫,可我却不会流泪。

“相公,我理会得。”握着他的手,舍不得放开。他一袭青衫站在清晨的风里,多象一竿郁郁的竹,那般的风神湛然。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忽觉他是世上最好的男子。我多幸运。

看着他的背影渐远了,还倚在门边不愿进来。昨日此时,我尚在狞笑着等待猎物送上门来。如今他成为我终身之托。

我的终身有多长?鬼是不会老的。交托给一个凡人的一世。他老了,他死了,我怎么办?我要继续在轮回中寻找他。生生世世。永远不分开。

**在门上痴想。

我晚间再来看你。他说的。然后我就会把这个白昼都交给等待。

我好似一直在等待他。从那时开始。

然而那过去的一百四十七年的等待,怎么都似没有这一个白昼的难熬?

这样地漫长呵。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我是鬼,时间对我没有意义,但没有他的日子,则是这般地缓慢。

似水流年都被冻住了。

掌灯时分,他来了。

“凤儿!”

听得他的声音,我自内室跌跌撞撞地奔出来,竟是立足不稳。

拉住他的手,却说不出一句话。

他取笑我,用手指羞我的脸颊。“只不过一天没见么,何至相思若此?我的凤儿当真是个多情种子。”

他擎起桌上烛台,就着烛火细细打量我。

“气色比早上好多了。”

自然。书斋里笔墨俱全,我已将人皮重新画过。顺便又换过一身新衣。湖色袄儿,弹墨绫的裙子,清淡素雅。

“今日一日都做了些什么?”他问道。

“回来。”我道。

他又刮我的鼻子。不识羞呵,凤儿。”他望着我微笑,我感受到他心里的疼爱。喜上眉梢。

我是不识羞。人间女子,三纲五常之外,尚须三从四德。似我从前做大家小姐那般,别说有何言语,轻易都不可以见人的。那日在后衙西花厅乘凉,见那少年书吏走过,便只得用团扇掩了脸,速速离去。但是……倘若当日我没有走呢?倘若当日,我并未离去,与那张伦相见了,一切又会怎样?

或许这百多年的历史完全改写。

我怔住了。

“小姐,在下府中书吏张伦,今日何其有幸,得见小姐金面。”

“张相公太客气了。”……

原只是几句寻常寒暄呀。或许昨日的事情就会在百多年前发生。我与他,眉目传情,你侬我侬。我不会被开膛破腹,他亦无须遭千刀万剐,更加不会有这一百四十七年无端端的荒坟野岭,凄寒的日子。浪费了的一百四十七年。

原只是那样寻常的几句寒暄便可以了呀。一切的可能。

时光嗖嗖地在我胸中团转。

“凤儿,你怎么了?”

我自揣想中返回。往者既不可追,只好牢牢把握如今。人间女子都须得不轻言,不多笑,老实稳重,三从四德。然我是鬼,恨海情天,都海阔天空,百无禁忌。

我轻轻扯着他的衫袖。青竹布的长衫,柔软中铁岭正规癫痫病医院,这里治疗效果好有挺括的手感。只觉他的一切,再怎么寻常,都是如此完美。

眼波轻传。

“我没事。”

“凤儿,你可曾用过晚饭?”

“啊,没有……相公可曾用饭?”天,百多年餐风饮露,我早都忘了还有吃饭这件事。

“我也没有吃呢。正好与你一起用饭。”

“如此,相公稍候——”我匆匆跑进内室。

再出来时,手中端着雕漆食盒,里面是一盘西湖醋鱼,一盘桃仁酥鸭,一盘虾子茭白,并一大碗芙蓉鲍鱼汤。还有酒。上好的花雕。

一只似我这般的老鬼,在刹那请添加查看正版之间幻化出这些物事,并不是很难的事情。它们吃起来色香味俱全,却是水月镜花,空无一物。当然从明日起,我要真正地学习烹饪了。今晚暂且让他委屈一顿,也还不打紧。

袅袅婷婷地端将出来。“相公尝尝妾身的手艺,可还过得去?”

“呀——不想凤儿你的厨艺竟也这般了得。”

烛影摇红。浅斟慢酌,语笑盈盈。

“对了,相公打算何日迎娶妾身呢?”

他忽然尴尬。“凤儿,我……我早已成亲……昨日便想告诉你,却……”

我并无太大意外。看他的年纪至少都有二十五六,怎会尚未娶亲。

我早都想到了。

我是鬼,还在乎什么人世虚名。只要在他身边,就好。

我看着他,感觉到他心中的慌乱。他象个孩子般地无措。心在砰砰地跳。他在害怕。

他怕失去我。喜悦忽然遍溢周身。无穷无尽的流转。

我的笑意从整个皮囊透出来。他在害怕失去我。我还在乎什么呢。

“相公何不早言,其实妾身早已想到,我生来命薄,原没想过能聘做正头夫妻。只要能够陪伴相公,妾身便心满意足了。既是如此,相公何日带我去拜见夫人?”

堂堂府尹大人的千金小姐呀。只因爱煞了他,用了拜见这个词,都未觉委屈。做小伏低,都没关系了——只要在他身边,就好。

爱河千仞,我缓慢而地灭顶。

他似觉意外。“凤儿,你不在乎……”

“只要相公不在乎我是人家的逃妾,妾身还在乎什么呢。”柔若无骨地贴近他。吐气如兰,烛火荡漾。“相公说过会一直都要我的。我们盟过誓的,不可以不算。”

“凤儿……”

“相公,我会听你和夫人的话的。你回去和夫人说嘛,好不好?”索性伏在他怀里,仰起脸望着他的脸,轻声细语。便是百炼钢,也化作绕指柔了罢。

“凤儿,我妻陈氏,为人贤惠大度,我若对她讲了,她定能接受你……不过你不要心急,给我一点时间,慢慢安排一下。总之你放心,我定会领你入门的。”

“如此最好了。相公。”低唤着他,百炼钢化作绕指柔,百年恨意也都化为满腔发泄不尽的柔情。

过去从未知道,有个人可以唤作“相公”,有多好。

我渐渐都忘记自己是鬼。

花也好,月也圆。夜半无人私语时。

那日阎罗王警告我:倘若你得不回完整的心,你便永不超生了。

那有什么关系。似我这般做鬼,岂不好过做人。

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呀。

夜间醒来,看到有他在身旁。

睡得犹如婴儿,天真甜美。

我共衾枕的夫呵。相公。

我轻轻地,从背后拥住他。泪意又盈于睫。

就让我,永不超生吧。

“凤儿,昨日我和我妻说了我们的事。”

“哦,夫人怎么说?”担忧地望着他。

“她倒没说别的,只说你若是大户人家的逃妾,担心将来会有麻烦。”

“相公,我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的。我悄悄地进门,根本不会有人知道。”

他右手持杯,左手抚着我的头发。青丝三尺,漆黑如墨。

“你不要怕,凤儿。我一定会迎你入门。对了,记不记得子夜歌里的那一首……”

“宿昔不梳头,丝发披两肩。婉伸郎膝上,何处不可怜。”我道。百年前记得的诗词歌赋,并未曾遗忘。

他将我的头揽在怀中。

“凤儿。怎地你总是知道我心中在想什么。”

我悄然微笑。相公,你的心,本是我的心。你知道么。

“相公,让我告诉你原因吧……”我半躺在他怀里,也将他的头颈揽低,面对着面。“因为我善解人意,冰雪聪明,兰心蕙质,才貌双全……”

“凤儿,你脸皮好厚!”他哈哈大笑,伸手过来在我腋下搔痒。我忍不住反击,两人嘻嘻哈哈地闹着,一不小心碰翻了他手中酒杯,酒痕淋漓,洒了一身。

“相公,快把这件衣服换下来吧。”我连忙向橱中另取了一件月白色的长衫与他换上。手中拿着换下的湿衣。

“相公,你且在此宽坐,我去洗了衣服再来陪你。”

“衣服打什么紧,明日再洗不迟。”

“酒痕最是讨厌。倘若不马上洗,便洗不掉了。”我拿了衣服便往外走。

“但是我要你陪着我呀。凤儿。”男人赖皮起来,竟象个孩子般,尽是黏着人呢。

我只好用木盆盛了水,端进来,在屋中洗衣。

从小到大,生前死后,我何尝洗过一件半件衣衫。此刻却不得不作娴熟状。用皂荚揉碎了,细细搓洗衣上的酒渍。他坐在榻上,微笑着望我。

我早已放弃复仇,放弃厉鬼的身份,也放弃往日千金小姐的尊贵。甘愿为他做个温柔贤淑的凡俗女人,洗衣烧饭,寒暖关心。

但愿生生世世,都能为他洗衣衫,便是了。

忽然感应到他心中闪过晏小山的词:衣上酒痕诗里字,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

怎地如此不祥。

抬头望他。他也正看我。

我与他之间,隔着个木盆,面面相觑。

相视微笑。

Q

我住在他的书斋,作他的外室,已有半个多月了。

这日他终于赧然说道:“凤儿,今日我想……领你回一趟家。”

“终于要拜见夫人了么。相公,待我稍稍打扮打扮,免得衣冠不整,对夫人不敬。”我转过身,对镜理妆。

每当他不在,我便觑个空子脱下人皮,将它重新描画一番。画皮一日比一日更精致。

泡影的艳丽。

“凤儿……”他在背后唤我,唤了一声,却又无言。我从镜中看到他的脸色微红。

其实无须用眼睛看。我早感觉到他心中七上八落,尴尬羞赧,酸甜苦辣,百感交集。

每个夹在两个女人中间的男人都是这样的么。

一面理妆,不禁揣摩,他在我面前如此,在他夫人的面前,却又如何。

“拜见”夫人呀。他的妻室。一个寻常秀才的娘子。却将要成为我无法逾越的高山仰止了。她会容得下我吗?只为一念缠绵,甘为妾媵。我胸中亦是五味翻腾。

一时妆毕。挽了个惊鸿髻,斜斜插一支珠凤钗。两个绿玉坠子在耳上打着秋千。身穿宝蓝缎心天蓝滚边的小袄,玄色洒绣的裙子。明丽妩媚的一身妆束。我自知今日我是着意打扮了一番的。论起原由,却也说不清。只觉今日必须用心修饰自己。揽镜自视,犹未,又取过胭脂纸向唇上轻印。

如此费心地妆束,我是为了给夫人看,还是为了给相公看?

拈着胭脂坐在镜前,看着自己的生前容颜,竟是痴了过去。依稀似有漫天烟雨,粉一般地静静洒下来。

他掣走我手中的胭脂。“你已够美了,无须再打扮。”

他立在我身后,向镜中含笑望我。

镜里人如花。

他是一名寻常书生。他的家在太原城内的一进小院之中。家中除了老母与夫人,只有两个使唤丫头,一名小厮,并一个看门扫地的老奴。

他引着我跨入院门。院子里

一株老槐树,浓荫蔽日。又有几棵芭蕉,碧净如洗。一群小鸡在地下啄食。这凡俗人世的景象,我已多久不曾看到过。

“娘,我带紫凤回来了。”他恭恭敬敬地,站在正屋门前禀道。

门开了。我踏入阴凉凉的屋子,竟有怯意。玄色绣花鞋一步步在青石板的方格地上移动。

“妾身拜见老太太。”向着八仙桌旁坐着的老人家,盈盈拜将下去。

“是紫凤姑娘么。近前些,让我看看清楚。”老太太道。

她拎起我的一只手,摸了摸手心手背的皮肤,又似不经意地提起我的裙摆,眼光投向我的脚。

“倒是细皮嫩肉的呢。脚样儿也缠得好。”她自言自语道。

小时听家中女仆谈论人家买妾的种种,怎么也想不到应在我的身上呵。阴暗的大屋中,我忽然变得渺小,孤苦无依。船儿漂浮在大海里,无边无岸,无可泊留。世上只他是我唯一的亲人。我急迫地想拉住他的手,然而知道那是不可以的。

“只是手怎么这么凉。也罢了。既是如此,带去让你媳妇瞧瞧罢。”

我又站在另一间屋的门前。

终于拉到他的手。感觉到他的心跳得厉害。

屋门轻启。

“娘子,紫凤来了。”他向屋中朗朗说道。

夫人坐在窗扉之下。淡淡的阳光照在她身上。

家常穿着淡黄衫子,秋香色裙子,薄施脂粉,丰厚的乌发在脑后盘成大髻。

“相公。”夫人站起身来,裣衽为礼。

听到旁人唤他相公,胸中有异样感觉——不,她不是“旁人”,她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呀。

或许“旁人”是我才对。

“凤儿,还不见过夫人。”

“紫凤见过夫人。”又一次拜下去。

我被轻轻地扶起。

“休要如此多礼。今后你我共事一夫,姐妹相称便是。”夫人语音轻柔。她的手是温暖的,不似我没有温度。

我静静地望着她。他曾说道:“我妻陈癫痫病的最佳治疗方法氏,为人贤惠大度。”

果真的贤惠大度。不仅贤惠大度,她实是个美女呵。她周身洋溢着深深的宁静与安详。岁月静好,人淡如菊。在她的映衬下,我的艳丽便是凄艳。

我从未如此明确地体验到自己的鬼魂身份。

相公是人,夫人是人,老太太是人,丫头小厮老奴,都是人。

而我是鬼。

我安静地崩溃。

我又回到书斋。因为那日老太太说道,他家诗礼传家,虽是妾侍,亦不可不明不白随随便便地进门。家中须得预备预备,选个吉利日子,再摆两桌酒,明公正道地将我娶进门。所以我回到书斋,等待出嫁。

因为已定了婚娶,按规矩成亲之前我与他便不好再见面。

我独自在书斋打发着无聊的日子。

最早的黄道吉日好似是在十二天之后。

我是鬼,无意于人间吉凶。要说凶煞,我自身便已煞到尽。在人类的眼中,还有什么比一只厉鬼更凶更可怕。

然我早已决意努力做人。一张画皮,掩尽百年恩仇。千金小姐,荒坟野鬼,都随流光滔滔而去。我很没出息,只想着做他的妾室,侍侯起居。

能够朝夕相见,便是满足。旁的还有甚可争呢。

但是我不停地想起他的美貌夫人。温暖的手,娴静的眉与眼,在那窗下日光遍洒她全身。她应对我,款款从容,只因她知道自己的稳固。她是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我却是花非花,雾非雾,人不象人,鬼不象鬼——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呀。那般的游离无定。

我的魂魄在阴阳两界的边缘飘荡。

暗夜中是他给我打开一扇窗,望到人世风景。凡心一点,萌动得野火燎原,不可收拾。

象是泡茶的白菊一般。早已死去的枯干的花,又在水中复活,怒放竟还胜于生时。只因积攒了多少时日萎靡的枯寂呀。浮浮沉沉的花,白中带有诡谲的淡绿。

这便是花非花么。

我饮了一口菊花茶。我已五天没有见到他。

到处都是他的痕迹。这椅子是他坐过的,这茶杯是他用过的。零星琐碎,点点滴滴,是空阶滴到明的滴。我被淹没。一百四十七年的苦候,不及这五天。

思君令人老,轩车来何迟。

当真的,我都觉得自己老了。无端疑心,抚摸画皮的眼角眉梢,可有皱纹?

我穷极无聊。脱下画皮再画一遍罢。过几日我便要出嫁了。一个女子一生中最一天呵。要多少灿烂,足够照亮皓首苍颜的?

请添加查看完整版人皮平铺在窗下的书案上。墨已研好,青紫色的指爪缓缓提笔。

杏眼桃腮,点绛唇。

忽然兴起莫名的疑惧,如远处的雷声隆隆传来。

我没有可害怕的东西。这定是他心中的恐惧。

他怎么了?

这几日他一直是得意的呀。娇妻美妾,左拥右抱,多骄傲。男人的虚荣是能够拥有专属自己的美丽女人,垄断她们的绝世容颜,可以用一种漫不经心的口气说道:“哦,这女人是我的。”穿越同性艳羡的眼光。

可是他怎么了?他的疑惧象是黑夜河水中的水蛇,悄无声息地游来。

我集中精神,闭上双目,用力去感知他的心念。

眼前的黑暗中,渐渐现出模糊的只言片语,扭曲闪烁的字的片断。怎会。是么。道士。妖气缠身。性命不保。是真的么。道士。死到临头。丽人。魑魅。不可能。不可能。的残肢碎片跳荡交叠,纠结成一团。那条水蛇蟠作一堆,鳞片映闪诡异光芒。

我不懂。难道是有人对他说了什么?什么道士?难道是,有人从中多言,泄露我的秘密?

我深深吸气,尽力沉淀他的心思。纷乱如麻。

只觉那种感觉愈来愈强,愈来愈强,仿佛怪兽步步逼近,喷着咻咻的鼻息。

有大恐惧从天而降,覆盖了我。

到底这是怎么了?

突然之间,恐惧拉至满弦,忍到无可再忍,我爆发出尖厉叫声。

蓦然睁眼。

窗外。墙头上。他。

他在那儿,他看到了我。

——不穿画皮的样子。

我不知道他是何时消失的。但我永远不会忘记他看见我时的脸。

天崩地裂。

我怔怔地站在那儿。已不会思考任何事情。

拿起桌上一面小菱花镜,刚刚移至脸前,镜子啪地一声,裂作千万碎片,跌满一地。

满请添加查看完整版地锋利的光屑。不堪重拾。

我慢慢蹲下来,摸索着地上的碎片,满满的两把,用力紧握。

彻骨的疼痛。可我枯干的双手并无一滴鲜血流出。

画皮静静地摊在案上。我抱着头蹲在满地镜子的碎屑之间。

水月镜花。镜子碎了,不会再有花了。

天色渐渐地暗下来。我突然站起,匆匆忙忙,披上画皮。

狂烈的不可忍耐。不管怎样,我要再看他一眼。

我披头散发,跌跌撞撞地,狂奔过黄昏的街市。路人纷纷侧目。

我要再看他一眼呀——我的亲人,我的仇人,第一的,唯一的。人世繁华在我眼前颠倒晃动,红男绿女,全都不顾,我只要再看他一眼。我守侯了他三生三世的爱与恨,才结成这一段夙世的孽缘。

我奔向他的家。

天已全黑。仍是那样安静的人家院落。静到没有一丝声息。

赫然看到,他的屋门正上方,悬着一柄拂尘。

我听到有谁在笑,笑得很难听,比哭还要惨厉。

好半天才发现,原来是我自己在笑。

相公,那道士给了你一柄拂尘来驱鬼么。

我在院子里痴痴地转来转去。我眼中放出火焰,看清黑暗中的一切。我看到他和母亲与夫人一同躲在屋中,蜷缩在墙角,瑟瑟发抖。

我走近那间屋子。拂尘放出金光,微有些刺目。

他突地跪了下来,磕头如捣蒜。

“大仙,求求你放过我吧,求求你,我与你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啊。你放过我吧。”

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我仰天而笑。

相公,我来,只是想侍侯你,洗衣烧饭,磨墨添香。

求求你大仙,不要过来。放过我吧。

他俊秀的容颜因恐惧而扭曲,声音也已嘶哑。

他叫我大仙,他要我放过他。

我心爱的男人,我托以终身的夫,跪在地上向我磕头,额头破了,一块暗红的血渍。

我是一生都会待你好的人。你放心。

你是我的凤儿,是我的心头肉。我怎么舍得不要你呢。我要你的。

但是我要你陪着我呀。凤儿。

大仙,求求你放过我吧。

我那样软弱地爱着他。只要他一句话,我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他是我终身的倚靠,而他在拼命地对我磕头,求我不要靠近他。

这人世与我,早无任何牵连。只有他是我唯一的亲人。

然而我却不是他的亲人。

他的亲人都在他身畔。一致抵挡着恶鬼。

“大仙,求你放过我相公。我们全家你一生一世。”夫人也跪下来。我望着她。

她才是他的亲人。结发百年的妻。共患难。

患难是我。

一百四十七年前他害了我的性命。他挖去了我的心。

阎王老爷,那张伦挖去了我的心,我要他偿还。

阎罗殿的,阴阴地侵入。

我眼前闪过罗帐里他甜美的睡态。我轻轻地拥住他。我不要报仇,我不要报仇,那一刻我宁愿永不超生。

大仙,求求你放过我相公。

我忽然醒觉,自我披了画皮在乱葬岗的小径上遇到他,直至今日,是整整的一个月。

百多年前从他在西花厅第一眼看到我,到他将匕首刺入我心窝的,不也是整整的一个月?

生死簿上血红的字迹:张伦三世身该当偿还秦紫凤人心一颗。

天理至公呵。他要偿还我一颗心,而我却要偿还他一个月的相思苦。

狂风卷起落叶,在小院中呼啸。

我无力地惨笑。我已不再想报仇,我只想和他做一对平凡夫妻,却不可以。

你当真不愿再做人,宁愿做一只厉鬼?你不后悔?

不悔。

倘若你得不回完整的心,你便永不超生了。

我情愿。我一定要报仇。

阎罗殿上的对话。原来自己说过的话,是不能反悔的。

因果流转,原来大家都只不过是宿命掌心里的微尘。

不存在任何的自主。

三寸长的利爪觫然伸出。

我大步走向他的屋子。扯下拂尘,撕得粉碎。

撕碎的刹那,拂尘的金光刺入我的双眼。两行鲜血自我目中缓缓流下。

我已为他,流尽残存的最后一滴血。

无穷无尽的黑暗。

我破门而入。直奔他。

利爪透胸,一扯,温热的血液飞溅得我满头满脸皆是。我感到他心中最后的,竟然是:为什么会这样。

他不懂的。到死他也不懂。

他的心念熄灭了。

一切都了结。百年前生死簿上的朱批终得实现。

杀他的时候,我没有看到他。

混沌中,缘尽孽完。

摸索到他胸膛里那颗本应属于我的心。还似有些微动。温暖的,柔软的。呵,有心多好。

轻轻地捧起它。它在我掌心熨贴着。

我笑了。

呼啸的风声掠过耳畔。眼前的黑暗之中,看到,一点,一点,如云开月现——太原府,后衙,西花厅。那个燠热的午后。小姐穿着杏子红的单衫,那清俊的少年走过,目光偷偷地投过来——

白团扇,那一掩面的娇羞。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