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内容详情

笙声如花开指间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虎妞文学网 -[收藏本文]

清脆而圆润的声音,如鲜花绽放一样从尖尖的指间开出,灌进我舒张的嘴里,流进我蠕动的喉咙,被我的意识幻化成醇香的美酒了。此处无花,我却分明看到水珠撒落在含苞待放的桃花枝头。水珠在枝头上恋恋不舍地挂着丝儿似的落下来,在叶片儿上蹦几下,再跳到毛茸茸的上,犹如一个个活泼的小精灵。它们慵懒地汇成一小滩碧绿的潭水,不动声色地漫过小草的鹅黄尖儿,向着开阔的地方洇开去。这琴声也衬托出一种宁静来,它是一种澄澈的静,让你的飘逸于天地间。

在苏轼的《赤壁赋》里吹过,“客有吹洞箫者,倚歌而和之。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曾经在曹操的《短歌行》里吹过,“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王之涣的《凉州词》“羌笛何须怨杨柳,风不度玉门关”,想到杜甫的“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李白的《春洛城闻笛》“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满洛城。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

弥漫着山歌与酒香的苗家山寨,拴着花围腰的,背篓里背着的情,比坡上的青草还要鲜嫩。

笙声就像淅沥的点,从树叶中滚落下来。头缠青帕的少女,循着雨声从半山腰的吊脚楼中走出,涉过一条河,翻过一座山,沿着芦笙吹出的路,一路对和着羞答答的山歌。

芦笙舞者舞步飞旋,潇洒自如,舞姿。芦笙的韵律如诉如歌,婉转悠扬,仿佛灰烬般在余温犹存地追忆那些悲壮凄艳的情缘。或许面对飘飘洒洒的冷雨,我们的心已变成一片情感的沙漠,但也许我们还是应该坚持一点什么,比如一些道德底线,比如对小孩癫痫病专科医院的忠贞不渝。( 网:www.sanwen.net )

一个老人,正在简陋的小作坊里忙碌着。他做得那样的娴熟,每一个动作都像是固定的,在我看来整个过程就是一种艺术。他说,实际上他最好功夫是演奏,只是现在制作芦笙需要人,他更多的是在制作上,让人去演奏。说起芦笙他是一套一套的:“现在芦笙的形状和演奏技巧都有了改进,芦笙有6管、10管及12管的,其长度有2尺、5尺及1丈多的;芦笙曲调,除保持原来的古朴、悠扬之外,曲调多变,节奏明快,特别是伴之深沉、雄浑的芒筒声,芦笙的声响和音量加重,格外委婉动人。”

他一边谈,一边给我们展示制作芦笙的各种工具。“芦笙舞民族色彩和地方色彩很浓,动作频率高且难。跳步踢腿刚健有力,舞姿潇洒自如,不讲究那么多规定。现在我们这里的芦笙会,更是规模空前,少则几千人,多则几万人。就是在芦笙堂吹芦笙,一般都是套6支同吹,芦笙音域宽阔,乐声悠远,笙歌宏亮,令人回味;踩(跳)芦笙的姑娘数十、数百人不等,她们穿着银饰盛装,随着芦笙曲调翩翩起舞,尽情欢跳,场面壮观动人,姑娘们的银色首饰海洋翻滚,有如那银色的海洋,被誉为‘东方迪斯科’”。老人说着,吹奏起来,她的老伴在旁边笑着说,“当年就是他的芦笙把我的魂吹散了,才嫁给他的”。我对她说,“来来来!来展示你风采。”说着,随着芦笙的节奏她跳起来,看这他们的欢乐,我们也参加进去。

他美描述,使我仿佛看见一群群盛装的苗族少女在哈尔滨的癫痫医院哪家好对唱情歌,那优美动人的飞歌,时而如流水低吟,时而似喷泉激荡,令人心醉,让人流连忘还。跳芦笙舞是她们的看家本领,人人都会。遇到节日或客人光临,她们会不约而同地翩翩起舞,庆祝节日或欢迎客人。那艳丽摆动的百褶裙,那沙沙作响的银饰品,那充满的笑容,你会理解这种古老原生态的深邃含义。芦笙就像语,在百褶裙边吐出细嫩嫩的芽苞。表演者不仅口吹足舞,而且随曲调的变化,时而缓和,时而激越,时而优雅如舒云漫卷,时而腾挪如骏马翻滚;有时仰首,有时快步激进,有时倒立伸腿,有时连连翻滚;有时借助芦笙曲调传情,秋波暗送,诙谐至极。她们也会跳舞,古老文明与现代文明在这裏体现得淋漓尽致。如今她们当中已有些人走出家门,在内外、大北,或在外国的电视上看到她们的倩影,找到她们的足迹。

不知是青山绿水的灵气养育出苗族的脉脉含情,还是苗族质朴多情的天赋熏陶了灵山秀水,姿纯朴可以穿越时空扎根于广大民众的心田,舞姿纯朴拥有看得见摸得着的激情和才气,舞姿纯朴充满给人以的净化和启迪,舞姿纯朴总是匠心独运地刀砍斧劈或精雕细镂,舞姿纯朴根本用不着所谓专家的牵强附会,人云亦云者才会赞美看不懂的玩艺。

芦笙舞深深感染了我,我不由自主地加入了舞蹈者的行列,那么动人心弦的乐曲,那么轻松别致的舞步,它折射出苗族博大精深的胸襟,细腻丰富的情怀和高超美妙的艺术天赋。在他们的身上,那些狂野的、柔韧的、高贵的、放荡的、典雅的、活泼的、娴静的、幽怨的、迷离的美、隐约地折射出苗家人海纳百川的文化胸襟,尽管很多时候,这些矛盾的因素强烈地浮现在一张张个性的脸孔上。

西安治癫痫治疗正规医院

他摆了一个精彩的。古代的一位小伙子和他心爱的姑娘相约来到了一座大山上,俯视大地,田野上面,像无边无际的大海,安静、广阔、而又神秘,仿佛笼起一片轻烟,缥缥缈缈,洒洒脱脱,如同蓬莱仙境。他取出六管芦笙,开始如泣如诉吹奏,音调悲壮苍凉。姑娘在下翩翩起舞,轻盈灵动,顾盼生辉,时而轻快奔放,时而舒缓起伏。堂兄起身同她并肩而舞,伴随凄怆的芦笙韵律,他们跳得如痴如醉、忘乎所以。一曲既终,舞步亦止,此时月明如镜,花静如海。

芦笙场里,委婉动人的乐曲从一米多长的竹管中流出,伴着深沉的芒筒声,时而雄浑深厚,时而明快轻盈。盛装的男女们边歌边舞,他们随着多变的曲调,不断变幻着步子和姿态,每一个跳步踢腿都显得刚健有力,潇洒自如中带着浓郁的苗家风情。

阿妹叫我吹芦笙,我毫不迟疑地拿起芦笙咿咿呀呀地吹起来。她静静地听着,然后锐利地指出我的错误。黑色长发如海藻一般浓郁而密集,无声地垂落在肩上。细瘦的手指轻轻扣击着桌面,却隐约露着因长久地习琴而留下了一道道血痕。依旧是不看人,她的双眸紧紧盯着窗外,根据笙音的高低而忽明忽暗。面上的表情若有所思却又似是而非。我依着她的指导开始重新给胡琴调音。内弦,外弦,一下一下单调地反复试音,直到音调准了,我轻轻换她一声“师傅”,她终于转过头来对我淡淡一笑,随即翻开手中的琴谱寻找我要练习的新曲目。

手指轻触芦笙管,《良宵》一曲便箭在弦上蓄势待发。内弦起音,舒缓而流畅,带着如诗一般的轻溢缓缓流淌。有洁净的风声吹拂耳畔,举杯而立,觥筹交错,正思量这盈盈笑语又是为了哪般,却听广东深圳癫痫病的症状有哪些得琴音溯游流转,破蛹化蝶一般愈发清朗了起来。而后跌跌宕宕,高低音杂然相错,内外弦频繁交替。长弓起落,一弓四音却错落有秩毫不凌乱。想来这便是除夕之夜特有的相依相偎,相生相伴。紧接着抽弓换把,一路跌入高音区。笙音不再是低沉的倾诉,在揉弦和颤音的合力融饰下,音色高亢有力。舒缓的乐曲开始变得清亮而透彻,犹如里突然点燃了一盏明亮的灯,照亮了茫茫黑夜,照亮了万丈红尘。霎那间,眼前似乎飘然落下了长长的一条红绸带,绸带那边系着温婉的笑容和那娓娓道来的相思。“人间物类无可比、奔车轮缓旋风迟”。

接着,阿妹拉着我加入“踩堂”的队伍。男人们边吹奏着手中的芦笙边与外圈的女子共舞。他们一会儿向中心聚拢,一会儿向外围旋开,一会儿又互换位置,那些绚烂的服饰在我周围旋转着,好似彩蝶缤纷飞舞。我像是跌落在一个巨大的万花筒中,快要眩晕了,于是我逃离,我的却是一碗满满、甜甜、辣辣的米酒……她的身姿亦舞动的越来越快,如玉的素手婉转流连,裙裾飘飞,一双如烟的水眸欲语还休,流光飞舞,整个人犹如隔雾之花,朦胧飘渺,闪动着美丽的色彩,却又是如此的遥不可及。以造成“回风乱舞当空霰”的效果。这一点,可以从元稹《胡旋女》中“柔软依身着飘带,徘徊绕指同环钏”中看出。

清脆而圆润的芦笙声,如鲜花绽放一样从尖尖的指间开出,灌进我舒张的嘴里,流进我蠕动的喉咙,被我的意识幻化成醇香的美酒了。我喝来喝去,情不自禁地醉了。醉在阿妹绚烂的服饰里,醉在阿妹盈盈的笑意里,醉在阿妹动人的歌声里,醉在阿妹手中米酒里。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