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内容详情

小忆的童真和忧伤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虎妞文学网 -[收藏本文]

虽然尽管我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存在着,但他的出现让我彻底改变原本我对这个世界的想法。

嗯,想起来了,他是个小孩,什么都似懂非懂的小孩。

那年他来到了我的家里。

我不喜欢他,他可能也不太喜欢我。这种感觉是在见他第一次的时候就已经产生了。

爷爷一向不认可我对小孩童的偏激,仿佛我跟他们有着莫大的仇恨,只要他们一跟我靠近,我就会以一种厌恶至极的态度对待他们。这种行为确实值得不认可,我也不太赞同。但我更不认为自己有一天也会喜欢小们,我甚至讨厌跟他们说话, 觉得他们好幼稚,那种对于天真幼稚的行为思想的排斥,连我自己都觉得有些厌恶。就好像……我从来都没有过,就好像我从来都不曾童真过。

我一直认为那种童真是笨蛋和傻瓜才会有的想法。( 网:www.sanwen.net )

我觉得我跟其他的同龄们不一样,那种对比说不出来,但就是不一样。

爷爷总说我真的不一般,小小年纪就对这个抱有这种悲观的态度,很少见。我一直把他这句话当作是赞赏我的话,尽管我从心底里就明白,他其实对于我这种行为方式很失望,也很无奈。我也从来没有对他对于我的失望而感到意外,因为我从来就没有让他满意过。

自从爸离开这个世界后,就不再管我了,伴随的消失,她的信念仿佛也变得有些支离破碎,好像总看不清楚现实与境,经常处于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她总看不到我存在的地方。但事实更严重的是,她也并不想让我们发现她的存在,她尽量让我们离她远点,她把自己封锁在一个只有她一个人的世界里。甚至于有的时候,整个房子里面只有我和爷爷两个人的呼吸。也许她只是以另外一种方式来证明她的存在。

也许是因为这种从小就看习惯了这种荒凉的境况,所以在绝望的时候总觉得是命中注定的,你想躲也躲不掉,所以我一直认为我这种孤僻而冷漠的性情也是在这种环境中形成的。

我一直执坳地反肌阵挛有什么症状复强调,我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我对那种对事物认定了就是真理的想法。包括讨厌那些无知而愚蠢的孩童。我不会对那种什么都搞不懂的世界抱有什么样的憧憬,我更不会羡慕他们那种得到一点点的就是的。

十四年来,有数不完的人说我是个冷血动物。

自从父亲去世的那天,我自始至终没有流过一滴眼泪。

没有任何人能了解我的压抑和,他们只懂得去指责和埋怨。那时候我还不懂什么叫不,对伤痛的理解也一如既往的薄弱,他们说我没有流眼泪就是不孝,我沉默地没有反驳他们一句话。连爷爷也用那样失望的眼神看着我,那时候我才明白,原来,他也不懂我的绝望。我竟然悲哀得连一个了解我的人都没有。

我用无数种方法去改变自己这种愤世嫉俗的悲观看法,可越是强迫自己,我就越觉得自己越来越虚伪,甚至我还神经质地萌生一种想法,我的这种疑似病症的冷漠,是体现人类一部分人最基本的体现。哦,对了,我一直很确定我的想法和态度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这是我给自己起订的一个座右铭,我把它定义为简单通俗的观。

可我的这种膨胀的人生观一下子就因为突然从天而降的突击事件给磨化了。

初二的下学期,就是那个丁点儿大的小男孩住进了我家。他叫小忆。

说他丁点儿大是因为他确实很小,相当于一个初中生的我来说,他就是一个小屁孩。

可能只是因为我不服爷爷这种轻易就收留外人,而又不跟我们打一声招呼就擅做主张的行为感到不悦(尽管就算有跟我们商量的意思,我们的建议也没有任何意义),我从心底就对这个不速之客怀有敌意,因为心里到底有很多的不爽和压抑。

从他踏进我家门口的那一刻开始,我的第一就是,他很普通,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地方让人第一眼就喜欢上他。从他紧绷着的脸上和不讨喜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不喜欢跟人相处,也不好相处。刚好,我也不怎么喜欢他,看来我们接下来的相处方式已经不谋而合了,我还愁着爷爷会让我带着他呢。

事实并没有我想像的那样。

爷爷只是经常特别地叮嘱我们,让我们不要让他接近儿童癫痫病的症状“明日湖”,连提都不要提起。

“明日湖”是个很湖潭,传说那里经常会有七个仙女在那里嬉戏,但我从来没有过,因为我一直坚信,传说中的,都是古人无聊时给自己一种自娱自乐的方式。

我想不通这个传说中的湖会跟那个几乎感觉不到他的存在的小孩有什么联系。

我问过爷爷为什么,爷爷只是深沉地叹了一口气,没有多说什么。

当我问过爷爷第三遍的时候,爷爷终于张口说话,解释着像是解释的话。他说,我们都无法也没有权利盘问他的他的经历,如果他把我们当作他的家人,他会让我们知道的, 我们不能轻易地去判断他人,因为我们除了陪着他经历现在,没有办法帮他脱离从前。

其实那时候我只是觉得我的话白问了,说了等于没说。后来我才明白过来,其实爷爷只是想通过这些道理去告诉我,轻易去挖掘别人的隐私是不对的,任何人都有保留自己的一面。

但那时我还是一直觉得很纳闷,爷爷要我们这样做的原因,不过我也没有多想,因为我觉得那并不关我的事,我跟他根本就没有过多的接触和交流。

在放学的路上,偶尔碰上了,他也是永远低着头,久而久之,我也假装看不见。

后来的许多日子里,我经常会对他这个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从他稚嫩的脸上的那双清澈的眼眸中,总会透露出隐隐约约的,而且在每个不定时的瞬间,我都会偶尔不经意地扫过那双眼睛,发现他总会偶尔没有原因地发愣,放空的眼眸中可以察觉到他一副快要哭的样子,似乎有一股很大的怨气,无从发泄,我心里那种悲悯的感觉不禁油然而生。

我也不知道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从哪里来的,我只是觉得这个小男孩很有,甚至于我觉得他不仅仅只有8岁,仿佛他那种倔强的眼神在为他的年龄宣誓,他就是大人了。

本来在我心里已经萌生的不屑,似乎已经一点点在无形地瓦解,而我曾经那么激烈的厌恶也不可思议地渐渐消失。这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让我觉得这已经不像我了。

我永远记得那年的暑假。

那天,我和其他院子的们约好了一起去河边捡石子去铺好郑州癫痫哪里治的好那条因为人们的辛勤劳动而变得破烂不堪的乡间小路。因为我们村有一条不大的羊肠小道,旧的石子已经被人们走得所剩无几,变成一堆堆的烂泥巴,为了寻找暑假的乐趣,我们不约而同地想出一个为村民服务的方法。

正当我们玩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一阵尖叫声破天荒地掩盖了我们嬉闹声。

是从“明日湖”那边传来的。我们闻声赶到。

我有些呆滞地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我看见小忆惊恐地站在湖岸上,看着湖里两个比他小的小孩无助地作无谓的挣扎,小忆的脚步刚迈出去,却又猛地缩回来,仿佛在作一个巨大的决定,他那细小的小手有些微微颤抖地僵在半空中,半天都无法鼓起勇气去拯救眼前的灾难。他的泪水在不停地涌出来,口中一边语不着调地尖叫着,似乎在着奇迹的出现。我看着湖里快要飘到中间的小孩,想也不想地跑,在水快要没到我大腿的时候,差一点小孩就要被湖水给淹没了,同伴们也一边心惊胆战地跟我一起把他们救上来。

我没有错过在我们赶到的时候,小忆眼中放射出希望的光芒,那么耀眼,那么纯粹。

这时我才发现旁边一直有个目光散漫而显得呆滞的的在观察着这一切发生着的,她的嘴里不停地重复着两个字:“孩子……”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心里闪过无数种可能的念头。

看着因为惊吓过度而一直抽泣不停的小孩,我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无名火。

我走过去对着一直蹲坐在那里发抖的小忆大声吼叫:“你为什么没有下去把他们捞上来?这么浅又淹不死你,要是再飘深一点的话,那他们就两个人都没命了!”

他那因为恐惧而发抖的身体顿时停止了,他的眼神空洞得可怕,因为除了眼泪看不见任何东西。他就那样有些愣愣地看着我,身体有些发直,苍白的脸上满是一副的神情。我别过脸不忍看他。

他那种眼神,在那瞬间我真的看不懂。在那种悲伤地看着我的眼神里,似乎有着一种不明确的深沉。他好像并不是活在这个世界。

后来我才明白,那叫绝望。

我竟然也忘记了,他也还是个孩子。<哪家医院做癫痫病检查比较好啊/p>

我们,都还是个孩子。

我们都没有过错,错的,只是因为我太过偏执,只是因为我拥有的童年太短暂而不想去理解他们的世界,只是因为我无法容忍我亲的爷爷把所有原本该属于我的爱全部都灌注在他的身上,也只是因为,我永远不敢承认,其实我也很悲伤。

我们都不敢承认,在悲伤的同时永远都无法去跟另外一个人诉说,纵使那个人是你最亲密的人,因为你根本就无法表达你心里所想要表达的悲伤和痛楚。

有些伤,是需要去让心里慢慢平复的。

我知道我已经错了,虽然我不知道自己究竟错得有多离谱,但我会努力去改,因为我在慢慢走进一个心理残疾的心里。因为这个发现,我很高兴。

那两个小孩后来被村民们送到了镇上的福利院,被精神病科的叔叔阿姨们带走了。他们这样的结局,谁也无法控制。人们都无从得知他们究竟在经历了什么事情之后才会变得对生活这么地悲观和绝望。

最后,我也知道了小忆会这么怕水的原因。

他失踪了三年的父亲因为一起枪杀案而被抓去坐牢了,在他被带走的那瞬间,小忆也许连亲生父亲的模样都未曾看清楚。

在他进我家的前一天,他就这么被他的母亲拖着去“明日湖”欲想自杀,在母亲绝望地拉着他走到湖边时,小忆只说了一句话,就让她放弃了带着这个无辜的一起垂河轻生。

他说:“妈妈,我想了。”

一个对父亲从来没有的在最关键的时刻却开始留恋,这种到底是渴望,还是绝望,除了小忆自己,没人了解。

我很上天让我认识这个从一开始很讨厌到最后却把他当作最亲的弟弟的男孩,虽然他不再排斥对外接触,但从此以后我觉得自己应该为他做点什么,比如进行心灵洗礼什么的,让他也让自己重新去认识这个世界也存在着许多的事物。

不得不承认,我开始爱上了这个终于肯开口叫我姐姐的小不点儿。

我们的青风华正茂,在这个意义非凡的季节里,让我们为年少高歌,为祈祷。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