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内容详情

闲话青楼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虎妞文学网 -[收藏本文]

流戈说她很讨厌那个世界,她说她自小就被她的抛弃了,辛苦的将她拉扯大却是为了将她卖钱。她被她的亲生父亲送进了青楼。青楼里的说她是个貌,若是开台定能一举夺得花魁的名号,届时整个京城的公子爷都得花重金仰仗她的容貌。至于教她的嬷嬷却说她是个倔性子,一件事不撞南墙不回头,非得将弄得惨兮兮的才肯放手,嬷嬷就担心以她这性子,哪天万一给得罪了那个达官贵人这才叫不好,省的给醉花楼招麻烦。可要我说吧,流戈她也不过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子,只不过身世惨了些,可这醉花楼里的姑娘又有哪个身世不凄惨的呢,好比那个天天巴结权贵,只盼能飞上枝头变凤凰的轻水姑娘,长得倒是温婉可人,只是性子却不敢恭维。听妈妈说,她是自小就被她的继父虐待大的,后来继父被她失手弄死了,她也没处可去,这才奔着这醉花楼来讨口饭吃。妈妈好心收留了她,这才有她的今天。说来她可是比流戈惨多了。

流戈就是不懂知足,虽说青楼女子被人唾弃,可还不是一样混的风生水起的。京城里头就没人敢不给她们的面子,况且又不愁吃穿,用的样样都是金银细软,平日里也只需伺候几个官爷就有大把大把的银子进账,这种日子已经可谓是神仙日子了。可你说流戈为什么就不懂呢?整天念叨着不要接客不要接客,还说什么那天盘缠凑足了就逃回去,回去?回哪儿去?再说了,她当妈妈是摆设啊,这醉花楼里守卫的壮汉可就有好几十人呢!上回的乔香姑娘偷跑出去还不是一样被抓了回来,听说妈看癫病那家医院好妈还狠狠的教训了她一顿,那天里她的惨叫声我在房里都听得见呢,害的我一宿没睡好。现在倒是没再见过乔香姑娘了,不过听送茶水的小绿说,她是被扁成丫鬟了,至于是什么丫鬟我也就不清楚了。总之肯定是没的日子好,指不定还要被哪个丫鬟婆子欺负的。

流戈这人吧,教她的嬷嬷也没说错,就是性子倔了些。上回妈妈让她学琴艺,她愣是不肯学,弄得妈妈气得妆都花了,直叫几个壮汉狠狠的扇了几巴掌,弄得那小脸肿肿的,都流血了,那样子好不惨。要我说我若是被打成这样,那我以后肯定乖乖听话,可你说她怎么就不听劝呢!琴师好心来教她,她是死活不肯学,还把那上好的朗琴给弄断了,要知道那朗琴可是咱们楼里最好的琴了。这可是气得琴师摔门出去,说是以后再也不教咱们楼里姑娘学琴了。那天妈妈就又带人训了她一顿,可她还是不听,甚至将自己的指头弄伤,弄得妈妈最后也没办法了,只好作罢,毕竟这可是她将来的摇钱树。可你说不就是学个琴吗,至于将这事儿弄到这种地步么。她倒是好,凡事都和妈妈反着来,我瞧妈妈最近脸色都青了好多,楼里姑娘可没少挨骂的。

其实我也挺羡慕流戈的,她这脾气虽是不好,可聪明点子倒是不少。那阵子楼里来了个客人,听说是个大官,那公子长得也俊逸,点了名要让流戈接客,可你说流戈她能答应么,她竟硬是将这公子从房里整到厨房去了,听厨房的老妈子说那日流戈做了到菜品,让那公子吃的好不欢快,直夸她手艺好,武汉癫痫哪家医院效果好甚至向妈妈给她赎身了,可她竟然没答应,她不是一直嚷嚷着要逃出去么?反正这事儿我也弄不明白,索性就不去想太多了。

流戈在这醉花楼里呆了也有半年多了吧,不过她长得倒是真心好看,昨个儿花魁大赛她可是将那傲气的莺莺姑娘比下去了,不过还是没有秀水姑娘厉害,秀水姑娘性子好,人又漂亮,虽然不卖身,但好多达官贵人还是都很喜欢她,听说不少大臣夫人都对她赞不绝口,有时候还会召她到府里去聚聚。所以说啊,我还是更喜欢秀水姑娘,再加上她平日里待人也和气,哪里像那莺莺姑娘,有点资本就到处炫耀,还喜欢责罚下人,听说前阵子还因为看一个小丫鬟不瞬眼就划花了人家的脸,你说这可怎么是个事儿啊!哎,不过谁又能想到那日的那个公子竟是又开口要将流戈她赎回去,这回妈妈可是不肯了,却奈何这公子是个权贵,说什么若是不让他带走她,那改日就让人来拆了咱这醉花楼,那日他说话时我也在场,那气势,简直是太厉害了。不过这回流戈倒也奇怪,上回还死活不要的,这回居然就直接答应了。这不昨儿个下午就走了么,倒是走之前还送了我只镯子,只不过我怎么看她也不像是高兴的样子。

谁知道,今儿个一早就听见几个客人谈到了她,说什么王爷府里的一个女子出逃了,搞得王爷大怒,后来直接出动了禁军缉拿,捉回来后说是直接问斩。今日午时三刻就拖到闹市口去。我听到这事儿的时候狠狠的吓到了,流戈要被斩了?而一旁教她的嬷嬷则是叹了口气,小儿癫痫病都有哪些药说是这流戈果然早晚要给醉花楼招祸事,只怕醉花楼也是保不住了。我在一旁也不敢出声,后来午时到了,我向妈妈请了命,说是去看看,妈妈允了我,哪知我刚到刑场就见流戈的脑袋被砍了下来,她死前好像也看到了我,吓得我赶紧回了楼里。当天夜里就做了噩,满脑子都是流戈脑袋落下来那一个画面,第二日便昏昏沉沉的病了,妈妈请了大夫给我诊治,大夫说只是受了惊吓,也是,我一个小女子见了这种场面怎么可能不被吓坏。( 网:www.sanwen.net )

妈妈坐在我床边拉着我的手,满脸愁容,她说流戈这她原本也是挺看好的,可是她也知道,她的性子是个不好的,不过这烟花之地就算你的性子再不好也要给磨平了,不然那天就得出事儿,虽说有些人是寻了个好出路,可那不也是个少数么,更何况,这世道上又没有那么多好心的人,所以说流戈她也是自作孽不可活。妈妈说她当年进这楼里的时候也是个美人儿,这点我倒是,因为妈妈现在也还风韵犹存,她说当初的她也是个不甘心的,整日整日的想着怎么逃出去,可到后来见得多了,懂得也多了,还不是被磨平了性子,如今当上了这醉花楼的妈妈,也算是不错的了。

妈妈还说,我知道你这孩子是个安稳性子,所以也一直有在栽培你,其实啊,妈妈早就想好了,到时候等妈妈走了,这醉花楼武汉专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就由你来接手。我听这话倒是愣了愣,怎么就让我来接手了呢?让秀水姑娘来做主不是更好么。可妈妈却说秀水姑娘是个有野心的,天天在那些个权贵圈子里笼络人脉,平日里又在楼里收买人心,若是将醉花楼交给她来打理,只怕以后不会有个好下场。我默了,妈妈拍了拍我的手背叹了口气就出去了。

流戈,想来是个性子刚烈的女子,这种女子应当去做女将军的,确实不该埋没在了这烟花之地,可秀水姑娘,我还真是看不透她,既然妈妈说她心机城府很深,那我也就少招惹她便是了。不过,我又当真是个安稳性子么,我虽说有些不谙世事,可我也不是个傻的,毕竟谁进了这青楼都是不甘愿的,早些时候我也想过不少东西,可到最后还是觉得安安稳稳的算了,毕竟,人总该安定下来的,虽说这并不是个好结局,可也总归好过了流戈不是么。

可惜了流戈年纪轻轻的就死了,近来秀水姑娘听说被当今圣上看上了,给弄进宫当娘娘去了,现在多少人都得巴结着她。前些日子她来看我,而那时妈妈已经走了,至于去了哪儿我也不知道,如今醉花楼是由我在打理。她念着我以前待她也算好,倒是饶了我一命,我也算是才看清了她恶毒的心思,她给了我一些盘缠就将我打发出皇城了,后来听说醉花楼被烧了,里面不知道死了多少个姑娘。

哎,如今这世道我竟也不知道该去到哪里了,算了,走一步是一步吧。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