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内容详情

《明天》读后感

时间:2021-02-21来源:虎妞文学网 -[收藏本文]

《明天》读后感

  认真读完一本著作后,想必你有不少可以分享的东西,此时需要认真思考读后感如何写了哦。那么你真的会写读后感吗?以下是小编精心整理的《明天》读后感,希望能够帮助到大家。

  明天,这个词永远只表示将来,而鲁迅则赋予了它更深刻的含义。

  文中,单四嫂子像在摆脱“今天”,逃往“明天”,既逃避现实而渴望虚无的将来。文里的鲁镇有些古风:不上一更,大家都关门睡觉了,夜半三更没睡、的只有两家――咸亨酒店和单四嫂子家。酒店做的是服务生意,按其职业性质,理应日落而作,日出而熄。唯这单四嫂子,夫丧子幼,只能靠纺纱来维生,日出而作,日落而续。所以,只有她家的灯光是突兀的,其它的门都关上了,唯她例外。这当然不能用中国妇女最传统的勤劳来诠释。反尔这恰恰是特定社会环境下的凄象。这灯光不仅闪耀着一个贫苦人家的艰辛,更闪耀着邻里之间的冷漠与麻木、对贫弱者的袖手旁观。他们冷漠于扶弱,导致不忍视弱,所以他们都早早地关上了家门,尽管未必真的睡觉。千载的中华文明进程,都冲不散那“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古风,真叫人心寒。一个灯火辉煌的咸亨酒店,一个灯光昏暗的破落之家,相映相照,更显凄楚。

  文中的人们,譬如咸亨酒店的掌柜和食客们,他们更多地愿意把闲钱花在吃喝玩乐上,而对贫弱者的救助却不生一念。相反,他们还在贫弱者最悲痛欲绝的时候厚颜无耻地大加搜刮,在帮办单四嫂子的儿子丧事时,他们银两照收,全不顾一个贫弱者的生死存亡。他们的冷眼旁观和不露体恤,似乎纯属理所当然。主人公单四嫂子为了治好儿子的病,单四嫂子使尽浑身解数。求神、许愿、吃单方,到最后一个“压轴法子”――寄望于何医生。但宝儿还是免不了毕命的厄运。这也许是司命之所属,非医药所能挽救。但也不排除麻木庸医视贫弱者的生命如草芥,用假方滥药,以至夭折。据问及病情时何医生的冷语回答,这是有可能的。至少有一点,是可以窥见社会的病灶的――连单四嫂子这样一个粗女人也想到,何医生、贾家药店和自己,正是一个利益关系。何医生开的方单的药材,非要在贾家的济世老店才有,这说明何贾两家在经济利益上存在关系。这是不折不扣的为富不仁。

  文章中不例外的也有“看客”。鲁迅通过这些看客鞭挞他们的内心丑。在单四嫂子死了宝儿以后,老拱和蓝皮阿五还帮了她。其实这在本质上不能说是帮助,他们充其量只能是一具侠客形象的旧时充当者。通过这种扭曲异化的怜悯达到使自己地位高尚起来的庸俗目的。而何况他们两个单身汉还想揩单四嫂子的油水呢!当年鲁迅弃医从文,在他的笔下,自始至终贯穿着一个主题,那就是疗救看客。鲁迅先生对这帮看客们的态度是厌恶至极的,但他在写下这些丑陋的看客时更多的是抱着“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无奈。不过看客这一形象是他在不同创作时期不同体裁的作品中一个永恒的话题。鲁迅先生使“看客”这一群体形象显出同等地位,把他们都作为生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在艺术环境中扮演不同的角色儿童癫痫病的初期症状,发挥各自的作用,具有巨大的时空延展性和鲜活的力的美。

  总之,《明天》是鲁迅着力反映妇女悲惨命运的小说之一。通过寡妇单四嫂痛失独子的描写,令人震悚地展示了一幅中国妇女孤立无助的图景,同时抨击了黑暗社会吃人的本质和没落社会中人们的无情和冷漠。以冷峻的写作风格显示出他对黑暗社会的愤恨。这让我想起了鲁迅的又一篇小说《药》。《药》和《明天》算是同一主题的两篇小说,其情节模式都是父母满怀着希望将子女送上死路。虽然在实际情况里,是疾病夺去两个小孩子的生命,但鲁迅这样确立因果关系,似乎有更深的原因。

  永远的鲁迅,我们永远地仰望,他的一字一句,都深深烙印着对国人的“哀”“怒”,都是发自他内心的呐喊!

  也不能说:鲁迅是伟大的,然而谈者太众,以至失了新鲜感;又不能说:我这篇是不同的,我是想要说些不一样的。所以,确乎是个困难的话题。然而,一本《呐喊》,薄而沉重,中国的学生们,无论如何算是读了大半的,年来岁去,谁人读起开篇自序里的字句能不唏嘘自叹的?有多少人到中年,累了歇了,坐椅子上一声叹息,连吐落的第一口气里都有着疲惫的痕迹,于是他们能够想到的,有时候惟有鲁迅。一个民族文化的着落点,有失便就有重构,倘若说旧文化隳于五四,则新文化的构建,有一大部分乃可以说是从《呐喊》而起,这之间,有着总体与个人差异的说法,所公认的,是鲁迅作为旗手,举的标志物明白而辉煌。

  在自序中,鲁迅写道:“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 这是作者最初的困惑和最审慎的态度,得来的回答不够令人满意,却现实功利且无可奈何。

  一个问题浮现:究竟是谁人的呐喊声?――关于呐喊者,关于呐喊本身。困惑首先在于鲁迅的身份定位:知识分子否?还是作家?抑或学界同声呼唤的启蒙者?最切实际、最大的可能是三者兼具。我们意愿读懂《呐喊》,向往理解作者,因而这是困境,也是高潮。

  竹内好眼中的鲁迅,是个孤独的知识分子,之所以说“作为启蒙者的鲁迅和近似于儿童的、相信纯粹的文学的鲁迅这种二律背反同时存在的矛盾同一”,恐怕也是由于看出了鲁迅形象注定无法单一的历史文化定位。

  郜元宝有言,“在现代中国,纯粹观念形态的思想很难生根,能在现代中国生根的思想必须像鲁迅的文学那样,带有个体生命的气息,就是说,必须具有文学的形态。文学之外无思想”――能不能这样说呢?正是由于鲁迅身上既承传了古士大夫们的风骚之骨,又显露出新的社会阶层敏锐的洞察和感悟力,且兼具之前所未有的时代启蒙者的特殊方法论意义,其难得的完整性和客观性决定了他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特殊地位。

  首先,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建国前大部分的知识分子归类于资产阶级,然而作家不是,甚而有众多作家誓言与知识分子的固有身份癫痫医院哪家治疗的好啊定位决裂,如沈从文所宣称的那样。我们会发现,一旦历史政治形势与时代命运非正常的密切起来,此一现象便绝不单一。这种令人尴尬的情形似乎反映出特定历史阶段作家层与知识分子阶层的剥离,纵然作为时代丰富性的标志之一,但却造就了同时代文学最大的暗伤:斗争无所不在,且都局限于当下和表层,无法深化作品主题,亦不能超脱自身于时代之外。

  就知识分子、作家以及启蒙者三个身份所涉及的范围来说,知识分子最具私人性;作家由于其作品的公众性,必须具备相当程度的大众和普世原则;而启蒙者这一身份,则反映出整个时代乃至超越时代的需要和宽泛,正如T.S.艾略特在其《传统与个人才能》中所指出的,任何一个诗人或作家必然与其整个民族的历史发生某种联系,他们一面创出新的历史份额,一面将自己添加进历史,成为整体的一环――这是作为诗人或作家的必然和超然。

  作为启蒙者的作家或者说知识分子,他本身可能并不能非常清楚的反映出这一点,但他的身上定然有着集结整个时代最典型、最清晰且最能与历史相协调的样貌特质。而之于近现代的中国无可置辩的是,能够超越时代,将进步的作家身份与知识分子的传统近乎完美的结合,并创造性的赋予其难能的启蒙者角色定位的,现代作家中,只有鲁迅一人。

  明天代表着新生,代表着希望。谈到明天,我们往往是畅想美好的心愿。然而贫苦无助的单四嫂子盼望明天病儿的情况能出现好转,但“明天”带给她的却是绝望,是丧子的更大不幸。

  《明天》写的是一个孩子死去、母亲失去希望的故事。故事的时间简单而集中:三个晚上两个白天。第一个晚上写守寡的单四嫂子守护生病的儿子宝儿,期盼天明宝儿的病会好一些;第二天单四嫂子带宝儿去看病,结果下半天宝儿便病死了,到晚上单四嫂子守着宝儿的尸首痛哭直到天明;第三天下午宝儿出葬,到晚上单四嫂子一个人在“太静”“太大”“太空”的屋子里思念自己的宝儿,想做一个见到儿子的梦……但即使做了这样的梦,又怎样呢?宝儿已死,守寡的单四嫂子,在一般人看来,甚至在她自己看来,还有什么希望呢?

  小说的开头,说鲁镇有些古风:不上一更,大家都关门睡觉了,夜半三更没睡的只有两家――咸亨酒店和单四嫂子家。酒店做的是服务生意,按其职业性质,理应灯火通明。唯这单四嫂子,夫丧子幼,只能靠纺纱来维生,日出而作,日落而续。所以,只有她家的灯光是突兀的,其它的门都关上了,唯她例外。

  这当然不能用中国妇女传统的勤劳来诠释,这恰恰是特定社会环境下的凄惨的景象。这灯光不仅闪耀着一个贫苦人家的艰辛,更闪耀着邻里人之间的冷漠与麻木、对贫弱者的袖手旁观。他们冷漠于扶弱,导致不忍视弱,所以他们都早早地关上了家门,尽管未必真的睡觉。

  《明天》这部作品深刻体现了人与人之间关系的隔膜、灵魂的暗淡。嫂子丈夫死了,靠纺纱养活自己和三岁的宝儿,她之所以还有忍受煎熬的勇气,唯一的力量就是源于儿子。当宝儿天真地说“妈!爹卖馄饨,我长大了也卖馄饨,卖许多许多钱――我都给你”时,她那悲苦外伤性癫痫病情严重吗、寂寞、凄凉、破碎的心便感到无限的温暖,连“纺出的棉纱也仿佛寸寸有意思,寸寸都活着”。为了治好儿子的`病,单四嫂子使尽浑身解数。求神、许愿、吃单方,到最后一个压轴法子――寄望于何医生。但宝儿还是免不了毙命的厄运。这也许是司命之所属,非医药所能挽救。最终儿子的离去就彻底地打碎了她的梦想,也将她推向了死亡的深渊。

  在封建社会,寡妇的生活是十分可悲的,不管她们怎样挣扎,都逃离不了社会加予她们的枷锁。单四嫂子的悲剧令人窒息,悲剧原因大概如下:第一,神经的麻木。几千年的封建礼教麻木了她的神经。她唯一明白的,就是把宝儿抚养大,可以挣钱养活自己,以养老送终。可是在生活贫苦的情况下,一个刚刚三岁的小生命是何等的脆弱。然而当宝儿死了之后,她什么也想不到,也不可能想到,“单觉得这屋子太静、太大、太空罢了。太大的房子四面包围着她,太空的东西四面压着她,叫她喘气不得”。第二,世人的冷漠。“还有些古风”的鲁镇,人们之间没有关爱,愚昧、麻木、无知、冷漠、损人利已成为社会的通病。当单四嫂子因孩子陷入凄苦时,她没有得到任何同情和帮助,而是风刀霜剑紧相逼迫,迷信、庸医欺骗了她纺纱的可怜积蓄,害了她儿子。“动过手开过口的人”吃了她的丧家饭,使她既失去了唯一的儿子,又耗尽了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一点可怜的钱物,她在精神和物质上都陷入绝境。这令人心寒。

  当整理完宝儿的装殓后,王九妈掐指推敲,终而没有想出缺少什么了。但真的没有缺少什么了吗?死者长已矣,而活着的人呢?这是鲁迅先生留给我们思考的问题。

  鲁迅通过王九妈等一系列贪婪、庸俗、自私、势利者形象,说明世界的冰冷,人与人之间道德的缺陷。同时也说明黑暗的社会不改变,明天绝不会带来希望,要想明天带来希望的现实,唯有“扫荡这食人者,掀掉这筵席,毁坏这厨房”,“创造这中国历史上未曾有过的第三种时代”。

  谁的明天?

  《明天》是收录在鲁迅小说集《呐喊》中的一篇,主要讲述了单四嫂子失去儿子宝儿,失去了希望这样一个故事。而鲁迅在《呐喊》自序中提到“在《明天》里也不叙单四嫂子竟没有做到看见儿子的梦,因为那时的主将是不主张消极的,至于自己,却也并不愿将自以为苦的寂寞,再来传染给也如我那年青时候似的正做着好梦的青年。” 从开始接触鲁迅的作品,我便不大喜爱他的文章,总觉得很深奥读不懂,甚至有时会觉得他的文字有些极端化。基于一定的时代背景完成的一篇篇小说,倘若不了解那背景,小说中的内容恐怕也无法理解。鲁迅在一次观看幻灯片的过程中,发现围观者的麻木不仁,这比身体上的病态更可怕,面对那时中国社会上的百姓精神上的决定弃医从文,希望能够唤醒国人内心的良知希望能够从这个方面拯救中国的“明天”。

  《明天》中宝儿是因为生病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而死去,可害死他的究竟是谁?鲁迅在文中对此的交代似有似无。首先,何小仙这一人物与宝儿的死有很大关系,庸医怎能医好病人?鲁迅的父亲是因为生病去世,他自己对庸医很是憎恶。何小仙只是让单四嫂子给宝儿照长春那家医院治疗癫痫 药方抓药,还强调保婴活命丸必须是贾家济世老店才有,宝儿的病不碍事,可最终宝儿还是死了,指不定是与贾家有什么勾当,偏叫单四嫂子去他家买药。其次,对于王九妈、蓝皮阿五、咸亨的掌柜、红鼻子老拱似乎对于宝儿的死没有什么关系,甚至都在好心的帮着单四嫂子,蓝皮阿五帮忙抱过宝儿,他们几个人在宝儿死去后又帮忙打理丧

  事。看起来似乎都是为单四嫂子好,可阿五从单四嫂子手中接过宝儿的时候还不忘占她的便宜,或许这才是他的主要目的。与单四嫂子说话又被冷落,后来干脆说自己和朋友约好吃饭的时间到了,便把宝儿还回她的手上。自己得不到好处自然不愿意继续帮忙。至于王九妈,在见到单四嫂子抱着宝儿看完医生回来时,端详了宝儿一番,把头点了两点,摇了两摇。这是什么意思?又没有表明,宝儿死后也在热心的打点着,但却让人觉得她很冷血因为在合棺时她对单四嫂子的哭很不耐烦,可正常的女人不是应该在这样的场面好好劝说单四嫂子吗?甚至。咸亨掌柜受托帮助弄来棺材,看样子似乎是一个好人,但是却总让人觉得他从单四嫂子那一副耳环和一支裹金的银簪上捞到什么好处。最后,也是最不像害死宝儿的人,他的母亲,单四嫂子,按说单四嫂子的生活是一场悲剧,在那样的社会中,寡妇死了儿子还能有什么希望呢,还能有怎样的明天呢?她是一个粗笨的女人,在为儿子治病上,她几乎花光了自己所有的积蓄,神签也求过了,愿也许过了,单方也吃过了,可宝儿的病就是不见好,这是为什么?没有采取正确的方法治疗,自然好不了。当然,在那样的社会环境中,单四嫂子的所作所为很正常,换做是任何一个母亲都会跟她一样,有哪位母亲愿意自己的孩子死去呢?单四嫂子的人生就是一场悲剧,而造成这场悲剧的又是谁?当时的社会又有多少不是这样的状态呢?所以说麻木不仁永远是那群人的共同特点。这是让鲁迅等有志青年的所感到痛心的。

  在《明天》中宝儿是单四嫂子的明天,但是宝儿最终还是离开了,

  这让单四嫂子的明天更加灰暗。明天,本来是给人以希望的一个词,现在却让这场悲剧加重了悲伤的色彩。单四嫂子的悲剧是个人的,更是这个社会的。但是,鲁迅笔下的看客看到的不是单四嫂子失去了希望,反倒是她失去了精神支柱后的孤独。他们所考虑的是所有的事情会不会给自己带来好处,会不会让自己感到快乐,其余人的喜怒哀乐才不会影响到自己的生活,最多是人们在茶余饭后所讨论的八卦罢了。如此一来,便是国民愚昧的且不愿意改变现状。

  总而言之,《明天》中依旧是鲁迅风格的展现,他的写作方式始终是那样的辛辣和讽刺。明天也是他一直所追寻的,致力于其中,一生不悔。“只有那暗夜想变成明天,却仍在这寂静里奔波。”单四嫂子的明天是个悲剧,但是整个社会的明天在有志之士的努力下很美好!

【《明天》读后感】相关文章:

1.

2.

3.

4.

5.

6.

7.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