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内容详情

写景抒情的散文三篇

时间:2020-10-27来源:虎妞文学网 -[收藏本文]

2019-05-30 13:33 关键词:抒情散文 分类:抒情散文 阅读:385

  散文是指以笔墨为创作、审美对象的文学艺术体裁,是文学中的一种体裁形式。以下是小编整顿的写景抒怀的散文三篇,接待浏览,仅供参考!

  北京这个阳光亮丽的早上,特别想进来走一走,我喜好在景致里浪荡,探索创作的源泉。不管那些远的、近的景致,我总风俗沉醉当中,渐渐体悟,渐渐发明,渐渐探索

  走在筒子河的岸边,用耳机隔断了喧华的旅客呼喊和门庭若市的哗闹,笑着面向阳光与水面,高高的宫墙投射在偷偷的水面,映红了那一片河水。我晓得,这是它在向我诉说汗青,我看得入迷,恰似曾经穿越到了谁人如火如荼的朝代,望着那些身着官服的或清或贪的官员穿越在这紫禁城表里,这个千年来就是国家政治中央的地朴直悄悄见证着朝代的兴衰。漫步水畔,我用这一次遐想把汗青定格在了脑中。

  信步走进景猴子园,那里是北京城的中央点,登高远眺,紫禁城一览无余。宫墙内的修建鳞次栉比。豪华,我脑中第一个蹦出来的词就是豪华。都说一将功成万骨枯,那天子呢?天子的糊口我们只能在现在的电视剧里看到了,很难设想当一个泱泱大国的一切全部由一小我专治的模样,最少我们在现代社会很难体会到。触摸着公园内的古迹,感触着汗青的厚重与沧桑,对于汗青来讲,已然事过境迁,谁能想到北京在千年以后的飞速发展,古老的北京一直在不断的创新、发明。

  出了景山我漫无目标的闲逛,不知不觉走到了南锣鼓巷,这个文艺青年们喜好聚集的中央,老北京的胡同文明在这里被宣扬到了天下乃至全球,在改造过的街巷里,各种特征兰州那个医院能治癫痫病吗商铺林立,我曾经几次来过南锣鼓巷,可是此次我想找一找差别的体验,我拐进了蓑衣胡同,望着那些没有经过改造的古老四合院,恰似走进了老北京人的糊口。时价午时,想找些吃的,南锣鼓巷不贫乏特征小吃,而我只想找一找老北京的特征,一家不起眼的小店迷惑了我的眼球,招牌不大,门口挂着的幌子上写着卤煮火烧,这可是能充足挑起我味蕾的一种食物,走进店里,店面不大,但也挤满了人,排着队终归端起了一碗卤煮,一碗下去,大汗淋漓,好个畅快。

  由南向北我走出了南锣鼓巷,向西一直渐渐的走着,不知不觉走到了烟袋斜街,可别小视这短短的200多米的冷巷,烟袋斜街可是老北京汗青最悠久的斜街,街两旁挤满了各种特征商铺,街道上也挤满了海表里旅客,穿越在人流如织的街巷里,设想着百年前老北京人在这条街上的糊口。走出斜街就是着名的银锭桥了,在桥上如果好天听说能看到悠远的西山,也就是燕京八景中的“银锭观山”。过了银锭桥,好好逛逛什刹海的胡同,这时候,耳机里合时传来了我非常喜好的那首李健的《什刹海》,歌声非常应景,让我在曩昔与现实中渐渐体验什刹海的美景。沿着什刹海迤逦的河岸四周,形成了不规则但密织如网的胡同,这些胡同依势而建,天然天成。在那里,随便走过一家不起眼的院门,都能够发明汗青的踪迹。

  胡同、后海;红墙、绿树;清闲地走在人来人往的胡同里,享用着下昼的阳光,偶然停在小桥流水人家的后海岸边,那悠久浓重的京味文明便熔化在了氛围里,浸润着魂魄

  老北京的神韵就如此在胡同里、在心里衬着开来,无需刻意探索,经过汗青的浸礼,韶光的沉淀,一座既古典又现代,既时髦又芳华,既守旧又开放的都市画卷渐渐在眼前,在内心铺展开来。

  正如著名音乐人小柯说的那样:我认为,北京是天下上最好玩的中央。

<治疗癫痫病最好的药p>  长堤十里,秋水一方,千亩荷。

  满目碧绿在辽远处,渐渐接入天涯。

  夏季里那温婉又鲜艳的荷花,早已随金风落莫而去。荷叶仍然亭亭如盖,就像一群清高不羁的调皮少年,一阵风吹过,满塘挤挤挨挨摇摆舞动着,卷起一波又一波或混乱、或富有节拍的长短绿浪。莲蓬丰满朴质而又挺拔壮硕,与荷叶的柔嫩依从差别,它们挺拔在荷塘里,棱角清楚、坚硬。

  荷塘边的草丛中,几只野鸭慵懒的趴卧着,偶然探出头来,叼几口青草,低嘎的叫个两三声,享用着独属于鸭的纯真天下。

  与野鸭的慵懒与纯真差别,胡蝶们则要欢乐活泼很多。

  不知是在寻觅那早已消逝了的荷花香气,还是在向游人展现本身独特的优美舞姿,胡蝶一群群煽惑着多彩的同党,在荷叶上空一尺高的位置,施施然不停幻化着舞姿,一会儿飞降到高高的莲蓬上,一会儿又悠悠然飘落在荷叶端。它们和那些不知名的飞虫交相舞动,生机四射,仿佛在认真演出一曲感人的乐章,鲜艳照人极了。

  这荷塘、野鸭、胡蝶与飞虫组成的美景,动与静相得益彰,虽没有多数市的繁花似锦,也没有《西洲曲》里姑娘采莲的温情暖人,却另有一番原生态的神韵,独特活泼,让人驻足,恋恋不舍。

  垂柳依依,阳光暖和,暖和温馨。

  闲散的游人,三三两两漫步在长堤上,迎面吹来几缕风,垂柳飘飖依依,柔嫩如姑娘的眼波。

  金秋十月,适值秋实累累,缀满堤坝两岸的各色果树。果子们一串串,一簇簇,诱人招摇,冷艳了游人们平昔浅淡的眉眼,也撩拨起了孩童们玩皮调皮的心。

  大人们四顾浅笑着,不时被哪棵树上的果子迷惑,停下来按动相机拍照。在各色果树中,山查和柿子树尤其抢眼,因到了成石家庄专看癫痫病医院在哪里熟劳绩的季候,红统统、黄灿灿的摆着各种令人垂涎的姿态,令游人们欣喜连连,不时按动快门来几张特写,偶然还摘下一两颗加以品味。

  小孩们却一刻也不愿安静,他们欢笑着、打闹着、奔驰着,叽叽喳喳的嬉闹声,清脆在碧空四野。偶有几个小孩开玩笑,拿小石块去撩拨塘边憩息的野鸭,野鸭们一时候变得好灵活,惊叫着扑棱棱飞起,落入到荷塘更深处。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

  在城里人优哉游哉,满腔小资情怀享用这秋韵美景时,农人们一派忙碌,却也满心愉悦。

  远处荷塘里的白莲藕,在泥塘中已安睡了数月,此时片被农人呼喊着挖起,胖乎乎虽沾满了黑黑的泥巴,却仍然如小孩的嫩白小脸,惹人百般怜爱。

  大货车沿着堤坝霹雳隆的开来了,离开荷塘的莲藕们,仿佛还没有睡醒,一片懒洋洋、慢腾腾,涓滴没故意想到本身将成为菜肴的运气。农人们把莲藕一批批的装到货车上,司机哼着欢乐的小曲,莲藕们被快开心乐的运走了。

  堤坝表面那新收的苞米和稻谷,混乱的聚集在晾晒场上,农妇们扎着彩色头巾,在一直翻晒着,望一眼,新米的香味仿佛已溢满了唇齿之间。

  浅秋平淡少人语,深秋寥寂多闲愁。

  而金秋,就是这么乐陶陶,暖洋洋。这果实累累、长堤绿树、蓝天白云交织在一起,是空虚,是喜乐,是城里民气头对大天然的牵念,更是她们袖中指尖,想悄悄触摸的暖和。

  而在农民的眼里,这歉收与忙碌,这晒黑的粗拙肌肤,这额上的缕缕汗水,是知足,是幸运,更是他们一年四时,对劳绩美妙的期盼。

  东风十里惹人醉,秋韵十里,暖和了一季,暖和了的心房,更是暖和了我们浪荡的魂魄与崇奉。

  诗是山西癫痫病医院哪个好漂亮的,大潋村是一首清亮幽远而漂亮的诗。

  如火的七月,我们驱车曲径山路远,放眼迷雾群山绿;村舍瓦屋缘溪散,蝉音鸟吟夏正浓的婺源县大潋村,好像进入了一个世外桃园。

  大潋村,村落不大,百来户人家,星星点点、高上下低散落在山涧的两旁,清清的流水跌荡而下,时而轰然作响,跌溅成珠花碎玉,时而曲折蒲伏而行,羞怯矜持好像处子。

  沿着山涧行走,溪床上斑驳陆离的卵石在阳光的映照下,晃漾着微妙的光影。水深处,一群群小鱼聚集在盘石的青苔边,怡然得意,享用着大山的平静与溪水的清澈。

  依着村旁的古树,追跟着村民辽远的脚印,村民告诉我们,大潋村建村于南宋,村里人大多姓詹。那时,村落的詹姓鼻祖,口中吟诵着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的诗句,信步来到这个乱山深处,目击那里的大好山川,搭草棚,起炊烟,栖身劳顿,并将村落取名潋川。

  走入村落,只见村落沿着溪水顺着两侧山体放开,高低错落。溪旁或院子里的梨树和桃树,在阳光的晖映下,其叶片美得让人有点眩晕,绿得有些让人迷醉。行走于麻石铺就的路面,布满青苔的石缝长满了绿油油的杂草,杂草上开着星星点点的野花。

  折进村落逼仄的巷道,回头而望,巷道在死后泛着昏暗的光泽......

  黄昏时分,回到村口,坐在石桥上休养,石桥下的溪水潺潺地流着,牧童袒露着胴体在小中游玩,路边树林中的野花悄悄地开着,小鸟喳喳地叫着,山间树梢沉淀了几分雾色,让村落显得更加宁静、模糊、娇媚与神秘。

  模糊中,村里有人升起了炊烟,嫋嫋娜娜,丝丝缕缕,好像一抹抹淡淡的乡愁,更如一席席裏殿的轻纱,而那徐徐流过的溪水,却像一首清亮幽远的诗......